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欲海花寻秦记特别篇—纪嫣然的情事】

作者:admin人气:1284来源:

「噼啪!」
  一道闪电撕裂这个漆黑的夜,寻常的山村小屋门口,一个驼背猥琐的人,正用力将一块干瘪的饼塞到嘴里。电光映照在脸上,满是刀疤的脸,死灰般沉寂。
  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死人一样。
  也许每天有很多这样的人生,也有很多这样的人死,他们的存在就像蝼蚁一样,没有人在意他们的存在。
  又一道闪电划过,这人的面前出现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身穿黑色斗篷,带着白色的恶鬼面具,他的出现无声无息,任谁在这种情况下都会认为眼前的人,或者是鬼,是来自冥府。
  但驼背居然没有抬头,只是瞄了眼前的黑衣人一眼,就继续吃手中的饼了。
  「想不到,曾经红极一时的秦宫红人,此时居然落得如此光景,真是造化弄人」黑衣人的语气中,似乎有无限感慨,但他感慨的话并没有持续太久,就被一把长剑打断。
  此时驼背的手上,已经多了一把长剑,长剑并不属于他这个长相和身家该有的人,因为这把长剑,在漆黑的夜空里,却能如一泓秋水一样滑出一道洁白的寒光。剑锋动处,剑尖同时攻向黑衣人身上的四处要害。
  这一切都来得十分突兀,也十分迅疾。驼背的速度很快,快得就像是从房檐上底下一滴水一样。但不可思议的是,驼背的速度很快,而黑衣人的速度更快,他甚至都没有借助兵器,只是不断的左右晃动,就将驼背的进攻消弭于无形。
  驼背的进攻越来越快,剑锋到处,划过破空之声,让雨夜的下雨声和剑锋的声音融为一体,但无论他怎么进攻,都无法伤及到黑衣人的一分一毫。
  时间一点点流逝,驼背的气力,在不断的消耗中,终究开始减弱,他的招式越来越涩,动作开始迟钝起来。就在这时,黑衣人突然出手了,那是一柄断刃,顶多只有两尺长,比起驼背的长剑,要显得短小多少。但就是这柄短剑,重重地敲击在了驼背的长剑的最薄弱的地方。
  巨大的力道,将驼背的长剑立即正分,然而驼子并没有反应,因为他来不及反应,剑锋就到了他的脖颈前,驼背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感受绝望,冰凉的剑刃就已经架在了他的头旁。
  驼背笑了笑,笑声中似乎感受不到恐惧,更多的是一种酸涩:「动手吧,我早就是个死人了。」但黑衣人却并没有动手,只是说道:「我要的不是你的命,在我眼里,你本就和死人没有区别。」「那你要什么。」「我要你去替我做一件事。」黑衣人冷冷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帮你。」驼背问道。
  「因为三个,第一,我随时能够杀你,第二,我并不想杀你,第三,我要你做的事情,你不会拒绝。」「为什么是我?」「因为只有你能做到。」说道这里的时候,黑衣人已经收起了手中的短剑,甚至挑起了地上的长剑换给了驼背。
  他没必要要挟驼背,因为就像他说的一样,他要杀驼背,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我现在还能做什么?人不人,鬼不鬼的」驼背苦笑到。
  「我问你,你的男根是否有过损伤?」黑衣人的问题很突然,让驼背都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他还是回答了黑衣人的问题:「没有」。
  「那好,我再问你,你现在的床上功夫还剩下多少?」黑衣人又问道。
  「我受过严重的内伤,虽然恢复,但顶多只有以前七成内力,所以床上功夫也打了折扣,但我修炼的春水谱,本就是采阴补阳之法,倘若有足够的床第之爱的刺激,就能够恢复到十成。」黑衣人点了点头,「现在你可以替我办事了。」「我能知道什么事吗,对现在的我来说,很多事已经比以前难很多了。」「我要你带上面具,装扮成一个人,去接近项少龙。」「项少龙,」这个名字似乎如厉鬼一样,让驼背的身体都不断颤抖起来。
  「你知不知道,在和剑圣曹秋道过世之后,当时武功已经没有人是项少龙的对手了?」「知道。」「你知不知道,项少龙的智计,无论是吕不韦还是嬴政都不是他的对手,现在虽然离开了咸阳,但实力依然足以匹敌一个小国?」「知道。」「你知不知道,项少龙曾经也打扮成过东海的马痴董匡,带着小队人嵌入赵国,生擒了赵穆回秦国?」「知道。」「既然如此,那如何能有胜算?」
  「因为你要妆扮的人,是董匡。」
  驼背似乎开始明白黑衣人的想法,所谓当局者迷,既然项少龙假扮过一次董匡,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很难想到,会有人假扮董匡去骗他。


  「我会帮你解决掉一切的问题,」黑衣人说:「半年前,我安排了得力人手去董匡那里当助手,替我打探情报。最近我得知三个月后,他会带着一批新捕获过的野马和一些北疆之地的马来配种,而现在北疆的最大的养马家族乌家牧场,自然是他的不二之选。你先乔装去做三个月的杂役,届时,我的内线会安排你接近董匡,到时候你注意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三个月之后,呆董匡出发之后,我会将他暗杀掉,然后由你易容成董匡,完成任务。」「最后一个问题,你要我做什么事?」驼背问道。
  「勾引纪嫣然。」
  黑衣人的要求,让驼背又惊呆了,然后问道:「然后呢?」「然后我自然会告诉你接下来的事情,你先做到这件事。」「为什么选中我?」「这算是多了一个问题了?」「是。」
  「因为,这件事,只有你能做到。」
  驼背点了点头,沉默了,然后拿起旁边的水壶,倒了点水在手上,然后在脸上一阵狂搓。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闪电映照出一个高大的身躯,衣服还是破烂,但驼背已经不是驼背,他身材高大挺拔,比起很多人都要高大。而刀疤脸也不是刀疤脸,皮肤白净,是一个十足的美男子,而这张脸,曾经属于一个在这个时代家喻户晓的人:「嫪毐!」三个月后,北疆的大草原已经进入了盛夏,即使是北寒之地,天气也炎热起来了。纪嫣然慵懒地蜷在凉椅上,慢慢地翻着手中的竹简。虽然来北疆已经两年了,但纪嫣然还是不太适应这里的那种干燥而炎热的盛夏。因此每年盛夏,纪嫣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泡一个凉水澡,然后躺在凉椅上看书。
  「小姐,喝点酸梅汤吧。」丫鬟薇儿走了进来,手中的托盘上,有一盘纪嫣然最爱的酸梅汤,用冰凉的泉水镇过后,是解暑的上品。薇儿是两年前,她从一个人贩子市场上赎回来的,她本是适逢其会的路过,却被这个小丫头的那双机灵的眼睛吸引,于是将她带了回来,成为了自己的贴身丫鬟。
  纪嫣然拿起了旁边的一个自己常用的杯子,倒了一般的酸梅汤在杯子里,然后将剩下的酸梅汤推到了薇儿的面前,在人前,他们是主仆。其实私底下,纪嫣然把薇儿就像妹妹一样照顾,什么好吃的,好用的,都会分她一些。
  薇儿尝了一口酸梅汤就放下了,拿起旁边的扇子,替纪嫣然轻轻地扇着风,也许就是这种乖巧,才让已经有众多丫鬟的纪嫣然对她青睐有加把。
  「薇儿,」纪嫣然看着已经含苞待放的薇儿说道:「你已经十六了。」这两年,薇儿出落的很好,十六岁的她已经是落落大方,在项家的富贵生活的姿势下,隐隐已经开始展现自己美人胚子的一面。
  「也是时候给你寻觅一个婆家了。」
  薇儿听了,急忙站起身来摇了摇头,语气急促地说道:「薇儿不要嫁人,薇儿想伺候小姐一辈子。」纪嫣然莞尔一笑道:「嫁人生子是每个女人的天分,哪有伺候我一辈子的事情。」没想到薇儿却正色到:「是小姐救了薇儿,薇儿报答都来不及,哪敢有嫁人的念头。」纪嫣然看见薇儿说得认真,也不好再说,笑着到:「好好,这事过两年再说,不过,如果你有意中人了,那立即告诉我,我来帮你张罗。」其实纪嫣然的内心,是不太介意项少龙将薇儿纳为小的的,一个原因,自然是因为她对薇儿的喜爱。另外一个原因,也是她为了自己的家庭地位的需要。
  其实在项少龙的后宫,并不像表面上看着的那么平静,在这个年代,男人就是女人的一切。项少龙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他的个人喜好,其实是最能够影响女人在家庭中的地位的。之所以她现在基本在众女中,还能算的上是一个头,主要还是因为曾经的战乱岁月中,自己不光是项少龙的女人,还是项少龙的计囊。但现在归隐塞北后,自己的智计没有太多的展露空间的时候,她相对于其他众女的最大又是就没了。
  其实在众女中,基本化为了两派。善柔个性独立,完全不和其他众女有太多交换,剩下的人中间,自己和赵致这两个在项少龙乔装入赵任务中收的女人,自然地结成了一派。之前虽然乌廷芳这个大小姐在自己面前从来不敢张扬,但自从和琴清结为伙伴,又跟田氏姐妹打得火热之后,在家里又开始使大小姐脾气了,偏偏项少龙又因为琴清的新鲜感,对乌廷芳也是百般包容。因此,纪嫣然才有将薇儿推向项少龙的想法。
  几次三番,纪嫣然都给薇儿创造了接近项少龙的机会。但似乎薇儿自己对项少龙也并无情愫,每次跟项少龙独处,她都会借机逃掉,完全不像家里的其他女孩子,恨不得直接就脱光衣服跑到项少龙的卧榻之上。算了,随她去吧,也许哪一天她会有自己的如意郎君。


  酸梅汤的冰凉,让纪嫣然体内的暑气尽消,在薇儿的微风下,纪嫣然只觉得眼皮一阵沉重,一些陈年往事慢慢浮现脑中。
  那是她第二次去赵国游历,说是游历,其实是为了寻找那个让她牵肠挂肚的项少龙。但那时,项少龙已经反出邯郸,嵌入秦晋国,暗自神伤之际,一个叫董匡的人的出现,引起了她的兴趣。董匡是一个粗犷的牧马人,但偏偏似乎在细腻的时候可以直指她的内心,和记忆中的项少龙比起来,这个董匡似乎更豪迈,也更粗鲁。但似乎正是这种粗鲁,让她对这个有些霸道的男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当时他很挣扎,挣扎在董匡和项少龙之间,她虽然一直在告诉自己,她等待的人,是那个风流倜傥的项少龙,但又忍不住对董匡各种幻想。直到后来,当她得知项少龙就是董匡的时候,立即向项少龙投降,献上了自己宝贵的身体。
  那一夜,她躺在项少龙的身下,任由他坚硬的阳具在自己的体内驰骋,而自己则顾不上破瓜之痛,拼命扭动着翘臀迎合着男人的抽动。在那之后,被打开情欲枷锁的她,开始不知疲惫地和项少龙欢好,白天的闺房中,夜晚的阁楼上,只要是没人的地方,她就会和项少龙做最爱做的事。在她面前,项少龙的动作一直很温柔,这让她很舒服,但有时候,她会想,如果是那个粗鲁的董匡,又会是怎么样。他会不会对她好不怜惜,每一次抽插都充满了力量,眼前,似乎董匡就趴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般,用充满了欲望的眼睛看着自己,一边用力地捏着自己高耸的双乳,一边疯狂地在自己体内进出着,每一下,都充满了野性的力量……「嫣然,嫣然!」一阵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眼前的董匡变得模糊起来,自己正躺在一个凉椅上,周围的环境十分熟悉,一个熟悉的男人,将她从睡梦中唤醒。
  「少龙…」纪嫣然睡眼惺忪地伸出两条藕臂,项少龙默契地身体前倾,跟她抱在了一起。片刻的温存后,项少龙支起身子,笑嘻嘻地说道:「嫣然,你猜,谁要来见我们?」「我哪儿知道嘛」纪嫣然娇嗔道:「看你这么高兴的样子,龙阳君?还是谁?
  莫不是李斯那家伙来了?「
  「不不,你肯定想不到。」项少龙神秘地说。
  「谁啊?」纪嫣然好奇地问道。
  「董匡。」
  「啊?!」纪嫣然也惊呆了,心中却是一惊,刚才自己在梦中,才梦到这个「董匡」,怎么现在又冒出来一个董匡。
  「这个是真董匡」项少龙哈哈笑道:「上午乌卓派人传信,说是楚地那边去年发生了瘟疫,很多马匹都在瘟疫中死亡。但有一批野马,在瘟疫中缺一匹都没有被感染,强健的体魄十分罕见。因此,这个董匡就设法捕获了这一批野马,不光如此,他还想将南方的那种以爆发见长的野马,跟北疆以耐力见长的战马交配,让他们繁衍更加优秀的马匹。因此,龙阳君才推荐他跟我们联系。大哥当即应予,我想,此时他应该在路上了吧。」「过几天等他到了后,你也是懂马之人,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接待一下吧。」「嗯,好。」纪嫣然心想,这个董匡,又会是怎么样一个人呢?因为自己曾经的情事,总觉得心中有些怪怪的,同事也好奇,这个真董匡,到底跟那个曾经让自己纠结过的假董匡,有没有相似的地方呢?
  十几天后,项府张灯结彩,此时项少龙等人已经在北疆经营多年,专门修建的项府已经颇具规模,房舍林立自不必说,难得的一些赵地才有的石刻,水池,在这里也是能见到。
  此时纪嫣然和一众项少龙的女眷一起,跟着项少龙,乌果,滕翼等人的后面,在项府门客等候着。此时纪嫣然站在众女里面,身着一身鹅黄色的长衫,因为今天是她主要负责作为女主人代表接待客人,因此,她是站在众女的头里。
  不一会儿,就看见远处人头攒动,一大堆的人马从天际线除慢慢走过来。自从跟随少龙和乌家一起逃离咸阳以来,他们还是头一次被这么大规模的中原人来访。来访的人群似乎很有秩序,每个人都是骑着一匹高大的马匹,四五个人一排,差不多有十几排人,而在马队的后面,是大约十几辆的马车,每个马车后面都托着一个大笼子,笼子里都是一些个子矮小,但又十分健壮的马匹,这些马匹有的不住挣扎,似乎要摆脱笼子的舒服,但大多数已经沉默,趴在笼子里咀嚼着青草。
  到了众人面前,所有人的停下了脚步,齐刷刷地一起下马,然后自然地分成了两边,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中间走了出来。


  其实在之前扮演董匡的时候,项少龙并不知道董匡的真实样子,只是将自己打扮成了一个约摸四十的中年汉子。而此时来看这个人,如果以外貌来看,虽然外形也是十分粗犷,但年龄应该是不到四十。众人也十分好奇,因为董匡成名已经差不多三十年了,按找这个推算,怎么也得是差不多五十的人了,但见到众人的恭敬程度来看,又似乎眼前的这个男子才是他们的首领。
  那个壮年男子微微一笑,走上前来,正色说道:「敢问可是项少龙,项兄弟的府上?」项少龙立即上前答道:「正式在下的府邸。」「楚国人氏,牧马人董匡,前来拜访项兄弟。」这个男子正是董匡,走上前,双手一拱,行了个见面礼。
  项少龙立即还礼,一阵寒暄后,项少龙向董匡介绍了自己身边的人。董匡和众人一一见礼,只有当项少龙介绍到:「这是贱内纪嫣然。」时,董匡似乎多看了纪嫣然一眼,然后行礼道:「一直只是听说过纪小姐的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纪嫣然也忍不住打量了这个真董匡两眼,只觉得他的身材很高大,竟然比夫君项少龙还要高半个头。而董匡比起想象中,似乎要稍微斯文一点,身上虽然也是肌肉嶙峋,但并不显得十分粗糙,脸上的胡须很短,但一双眸子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深沉。这么看来,当时项少龙扮演的董匡,和真正的董匡,还是有一些差距的。
  见董匡行礼,纪嫣然立即还礼道:「见过董爷。」而这时,项少龙正在介绍纪嫣然身后的乌廷芳时,一旁的田凤却突然插嘴到:
  「这是我们大夫人。」
  确实,如果论和项少龙成婚的时间,乌廷芳是当之无愧的大夫人。可是乌廷芳这大小姐,无论才具,武功,乃至诗词歌赋,都比不上纪嫣然,加上更多的时候,其实是纪嫣然在外面替项少龙抛头露面。因此在纪嫣然面前,他们很少刻意提起乌廷芳的大夫人身份。但这两年,两人的关系中,慢慢生出了一点常人难以察觉的嫌隙,因此内心并不是十分对付。其实她们两之间还好,反倒是下面的那些小的之间,已经隐隐开始出现对立之态了。
  刚才田凤这有意无意的话,表面上说给董匡,但其实内心的想法大家都清楚,只是碍于这个场合,也只好假装不知道,众人心中虽有不悦,也不好说什么,倒是琴清毕竟识大体,小声地在田凤面前说道:「注意礼貌。」这句话虽然很小声,但也算得上一种训斥了。田凤才悻悻而退。
  介绍完后,项少龙等人领着一众人等进府。董匡的一干普通随从被安排在了西厢房的房舍中,而董匡则是被当做贵宾一样,和几个贴身的助手,被领导了东厢房。
  「董兄来之前,在下还料董兄成名三十载,相比已经是一个五十上下的人呢,没想到看上去如此年轻。」董匡微微一笑,身边的那个叫董福的随从却说道:「项爷有所不知,我家主人在楚地可以说是天纵奇才,七岁时就会相马,因此,虽然成名三十载,但其实今年年纪不过三十有七。」项少龙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董兄真可谓是天赐奇才,我想这段时间,董兄可以多指点一些我么的养马经验。」其实他说这话,也只是客套,因为以乌家三世贩马的经验来说,恐怕天下不会再有谁比他们懂养马。
  董匡也知道项少龙只是客套,也故意谦逊了两句。
  当晚,项府设宴,由项少龙,乌果,滕翼,荆俊等人宴请董匡一行,纪嫣然,乌廷芳和琴清作为仅有的女眷代表参加。董匡命人送上了很多荆楚之地的干食,久未踏入中原的众人自然是幸喜异常。众人推杯换盏,不知不觉已经是酒至酣处了。
  「项兄弟,我和你,和你他娘真是想见恨晚…」说着,董匡端起一碗马奶酒跟项少龙一饮而尽。虽然接触时间尚短,但大家对这个曾经大家无数次猜测过的董马痴已经一见如故了。虽然时不时的从嘴中突出市井之人的粗鄙之言,但从说话内容来看,却是很有阅历,加上说话坦荡,因此大家也就不在意这一点了,反倒是会产生一种亲近。
  董匡拿起桌上的酒壶往自己碗里斟酒,却发现壶里的酒已经几乎没了。而这边纪嫣然酒量一般,一壶酒只动了一小半,于是立即拿起酒壶,递给了身边伺候的薇儿说道:「去给董爷斟酒。」薇儿立即结果酒壶,走到董匡面前,半蹲下身子恭谨地替董匡斟满了一碗酒。
  董匡上下打量了几眼薇儿,赞许地说道:「好一个标致俊俏的丫头。」薇儿听了这话,立即抬起了头,这一抬头却正好和董匡的眼神碰在了一起,立即俏脸羞得通红,将头扭到一边去。


  董匡立即哈哈一笑道:「董匡粗人一个,如果言语有甚粗鄙之处,请姑娘不要见怪,也请项兄弟不要见怪。」项少龙说道:「哈哈,董兄那里话,兄台快人快语,让人甚是亲近。」而就在众人对话间,薇儿已经红着脸回到了纪嫣然的身边,但一双妙目却忍不住在董匡身上瞄来瞄去的。
  酒席散后,董匡回到了房间,刚在房间坐定,敲门的声音又起。董匡打开了房门,见薇儿正端着一个茶盘站在门口,盘中放着一个茶壶和一个茶杯说道:
  「夫人让婢子给董爷送来热茶解酒。」董匡立即给薇儿让开了一条道,让她把茶放在了桌上。
  「薇儿姑娘,你跟着纪夫人多久了?」
  「回董爷,婢子跟着小姐两年了。」
  「这两年,你们可离开过这里吗?」董匡又问道。
  「回董爷,不曾离开过。」
  「好了,薇儿姑娘,你也不用一口一句董爷,直接说他娘的就好。」一边说着,一边捂着头,薇儿噗呲一笑,已经习惯了董匡的满嘴糙话,知道他是故意假装头疼来笑话自己,只觉得心中一动,抬头看了看董匡。
  而这时董匡因为暑热,已经解开了胸前的衣服扣绊,露出了一身黝黑的肌肉。
  薇儿看着又是脸上一红,急忙为董匡倒了一杯茶,然后告辞出去。
  待薇儿走后,董匡端起茶杯,另外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突然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小声说道:「项少龙,你妄自风流,不知道,你家的那只众人眼里端庄的的才女,已经到了欲望勃发的年纪了。你这无能的已经满足不了她了,既然如此,就让我嫪毐来代劳吧,哈哈哈哈…」一阵低声而刺耳的笑声后,这个「假董匡,」真嫪毐,端起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
  接下来的几天,「董匡」一直在忙着那些野马的配种的事情,由于嫪毐在乔装成董匡之前,已经恶补了好一段时间的马匹知识,而且还是直接从董匡的得力助手那里学到的,所以在养马的才学上,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董匡养马的方法,和乌家的手法分属不同流派,一些想法的新奇和大胆也是让本来眼高于顶的乌家老养马人们钦佩有加。倒是因为这几天忙来忙去,纪嫣然并没有和董匡有太多的交道,只是经常让薇儿去伺候下董匡。而薇儿似乎也对这件事充满了激情,纪嫣然看在眼里,也不禁莞尔,每个女孩都喜欢英雄。虽然这个董匡比起自己想象中的,要有些差别,但也算是个十分有趣的人,既然薇儿愿意,让她去接触下也不错吧。
  过了两天,突然乌应元派人来说,有一旦重要的买卖,要项少龙立即随他去一趟北疆的一个部落。这些年其实已经很少有生意需要乌应元亲自去参与了,一旦是他亲自参与的,那定是十分重大的,因此项少龙只能动身去跟乌应元汇合,走的前一夜,项少龙和董匡大醉了一场,然后让纪嫣然和荆俊负责继续招待董匡一行,而自己跟乌果,滕翼,带上自己的亲卫队就出发了。
  其实纪嫣然知道,乌应元此次北上,是去交易弓箭兵刃的,现在中原正是兵戈四起的时候,铜器,铁器的折损率很高,因此,对于那些匈奴的人来说,本来不具备冶金技术的他们,想要得到青铜和铁器,比登天还要难。因此,除了养马,其实乌应元还在私下做一些偷偷贩卖武器的事。兵器暴利可居固然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其实也是乌应元在培养一些塞外的政治势力,为自己的家族的长久之计打下基础。
  所以每次这种交易,都是乌应元自己亲自带人去。只是不巧的是,这次董匡又恰好来访,只好自己负责后面的事情了。
  午饭过后,纪嫣然来到家族的里配种圈里,其实虽然她懂马,但平时很少来配种圈。因为一是这里气味比较大,二是因为,虽然是动物之间的行为,但毕竟是配种,她也不太好跟一群男人一起看马交配吧。
  因此,当今天的配种开始后,纪嫣然就借故空气不好退了出来。无所事事的纪嫣然,一个人站在外面的草坪上,正在发愣的时候,却看见董匡一个人从圈里也走了出来。
  「董爷怎么不在里面忙碌了?」纪嫣然见董匡走了出来,打招呼问道。
  「啊,纪夫人,我只是有些口渴了,出来找点水喝。」纪嫣然点了点头,来到一个马匹旁边,拿起一个水袋递给了董匡。董匡似乎很渴,拿起水袋咕嘟咕嘟灌了好一阵子。纪嫣然不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
  「对了,董爷,嫣然有一事不明,还望董爷指点。」「什么事?夫人但说无妨。」「为什么董爷会废这么老大的力气,将这些野马送到这偏僻的北疆来配种了。」董匡微微一笑说道:「这个就说来话长了,简单来说,我当时抓捕这些野马的时候,这些马匹都时分的顽劣,我原本想训话他们的,后来发现实在是难度太大,只能培养成种马。而这时,这一批马匹正好到了发情期,发情症状十分明显,因此我就想给他们配种。但说实话,如果和一般的马匹配,出来的品质定然是十分糟糕。而这时,我想到了,之前曾听龙阳君说过,在乌家牧场,有一种从赵国带到北疆的母马,品质十分优良,加上一般来说,马匹配种,公马和母马隔得越远越好。因此,才想到北上来完成配种的事情。这样一来是有优秀的种马搭配,另外就是经过这一顿折腾,野马的兽性已经压抑到了极限,爆发起来就会十分强烈,受孕成功的可能性也要高很多。」纪嫣然仔细听着,只觉得董匡的想法却是跟很多牧马人的思维不同,不知不觉竟然听入神了,只是挺到那段从赵国到北疆的母马的时候,突然脸上一红,想到了自己其实也是从赵地一路跟随着项少龙,有些不好意思。好在董匡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细节变化,便道:


  「董爷可知,再下有两匹爱马。」
  董匡点了点头说道:「久闻纪夫人也是爱马之人,有一匹日行千里的爱驹叫疾风,可知另外一匹马叫什么?」纪嫣然说道:「想不到董爷身处楚地,竟然连小女子的爱马也知道。」董匡哈哈一笑,说道:「其实我是昨晚跟项兄弟谈起他曾经乔装成我到赵国完成任务时,跟纪夫人重逢时,以纪夫人的爱驹疾风的名字作为暗号,才得意成就这一段姻缘的。」纪嫣然这才释然,说道:「另外一匹马是我到秦地后所养的,名为追云。最近追云不知怎么的,经常食欲不振,也无精打采的。嫣然曾经问过很多乌家的养马老人,但都对这种情况一筹莫展,不知先生可否替嫣然看一下?」董匡立即点了点头,对纪嫣然说道:「夫人有命,在下自然是莫有不从。」纪嫣然看着这个平时严肃粗犷的董匡,突然这么来了一句,只觉得甚是有趣,就吩咐随行的马童将追云牵过来。
  不一会儿,一个马童牵着一匹浑身雪白的马,这匹马虽然不算高大,体型十分的矫健。
  「董爷,这就是追云,还请董爷替她诊疗一二。」董匡也不答话,径直走向追云,围着追云转了好几圈,又贴近检查了追云好一会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董爷为何发现?」纪嫣然好奇地问道。
  董匡道:「纪夫人可知,你的爱驹何为食欲不振吗?」「哦?可是为何?」「因为你的爱驹害了相思病了。」纪嫣然有些难以相信的说:「可是董爷,一开始的时候,很多老人也想过可能是到了发情期,但我们尝试让她配种,但她并没有。有一次,还把公种马给踢伤了。」董匡听罢,哈哈大笑说道:「纪夫人可知,可知你的这匹爱驹,乃是万里挑一的良马,岂是一般的种马能够染指的。就像纪夫人你,天仙下凡,岂是寻常人能够一吻香泽的?」也不知董匡是夸纪嫣然的马还是纪嫣然,纪嫣然只是俏脸微微一红,说道:「那照董爷的说法,追云是真的发情了?」「嗯,一般说来,马在发情期,除了食欲不振,会时常有嘶吼的现象,有的马同时分泌一种有刺激性的气味来吸引异性。但纪夫人的马匹乃是极品,天生高贵的血统,让她不屑于其他的马匹,因此虽然是到了发情期,但状况并不明显,而一般马匹,她也没有兴趣。」纪嫣然听着娓娓道来的董匡,有些出神,等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那董爷可有什么方法可以治疗?」董匡想了想,说道:「若说一般的马匹,追云看不在眼里。但不妨试试那种天生的马中王者。」「哦?哪里有这种马中王者?在下的另外的爱马疾风也是极佳的马种,可否一试?」董匡摇了摇头道:「不,疾风和追云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几年了,相互之前已经对对方的气味十分的熟悉了,因此她需要一些」新鲜的刺激「。在下打来的马匹中,有一批马,叫栗王,可以说同样是是马中的万里挑一的王者,这批野马性子极烈,完全没法驯服,但若纪夫人愿意的话,倒可以试试让追云和栗王交配。」纪嫣然微微一沉吟,就点了点头道:「既然董爷胸有成竹,那就有劳董爷了。」「好,今日已经有些晚了,不如明天上午,同样在这里,我将栗王带来,试着让他和疾风交配。」纪嫣然点了点头,跟董匡约定。
  回到府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离吃饭还有一些距离,纪嫣然就唤仆人准备浴桶洗了个澡,然后打算去找赵致聊天。在众女之中,她跟赵致的关系最是要好,一是因为两人同是在赵国选择跟随项少龙,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两人都喜欢下棋,虽然纪嫣然的棋力远胜赵致,但两人对弈的时候,往往随心所欲,所以也互有胜败。
  赵致住在纪嫣然北边的一个小楼,穿过几排花丛就到了,这时赵致房门紧闭,似乎没有人在。正打算返回的时候,纪嫣然突然听到一阵说话的声音,便好奇地走过去,知道听清里面的对话。
  「好致姐,求求你了,就帮我弄一次,就一次。」听这声音,竟然是荆俊。
  又听见赵致说道:「你怎么的得寸进尺啊,上次不是帮你弄过了一次么,怎么还没完没了了。」「是啊,上次是帮我弄过,但那次致姐弄得太舒服了,我每天都想着那种感觉,求致姐再帮我弄一次吧,求你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得了吧,这次弄了,下次你还会求我的。」荆俊听赵致的语气,似乎有些松动,急忙说道:「我发誓,真的是最后一次,求求你,好致姐,我好痛苦啊。」纪嫣然听得一头雾水,十分好奇荆俊说的痛苦是什么,而为什么又一定要赵致帮他,于是小心翼翼地来到窗前,透过窗上的雕花气孔往里面一瞄,立即傻眼了。


  用着纪嫣然,在一个柔软的草堆中坐下,激情之后,纪嫣然一阵空虚,竟然就这样在董匡的怀中睡着了。
  董匡这时,脸上温柔的表情却收了起来,嘴角露出了一丝狰狞而狡邪的笑意。
  他将纪嫣然放在了草堆上,看着唔自从纪嫣然胯下流出的一股股白色的阳精,突然拿起身边的衣服穿起,消失在了树林中。
  「哈哈,不愧是嫪毐先生,在御女方面的能力,真可以说是天下独步。」此时董匡已经取下了脸上的那张人皮面具,嫪毐的那张邪恶的面庞又出现在了面前。
  而对面,还是那个黑衣人。
  「小意思。」
  「这段时间你极尽全力模仿董匡,辛苦了。」黑衣人的声音很沙哑,却显得有些异常的兴奋。
  「不客气,能够肏到天下无双的纪嫣然,也算是我最大的满足了。倒是阁下,你的安排可谓算无遗策,不知道我们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嫪毐轻松地问道,似乎他又回到了当初在咸阳的自信,觉得只要跟这个黑衣人联手,时间仿佛没有事情可以难道他一般。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黑衣人抽出了一把长剑,急刺像嫪毐,本来他的功夫都远在嫪毐之上,何况此时突然的袭击,在嫪毐反应过来之前,长剑就穿透了嫪毐的前胸。
  惊讶,恐惧,复杂的表情汇聚在嫪毐的脸上,他的表情中充满了难以执行的神情。
  而就在这时,黑衣人已经取下了他的面具,一边取一边说道:「我自从两年前受伤,男性能力一直收到限制,我需要强烈的外界刺激才能让我恢复男人的能力,而事实上,没有什么看见自己最美的妻子,跟另外一个性爱能力超强的人偷情,对我来说有刺激了。谢谢你,我已经恢复了男人的能力,而你,本就是个该死的人,现在,你就去死吧。」面具脱下,这是一张,让世人都意想不到,却又是情理之中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