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循循善诱美娇儿

作者:admin人气:619来源:




  “那可怎么办是好啊?”
  完颜娇深信不疑,李虎说的种种后遗症,她都有。
  李虎收回看着她那白洁的小腿的眼神,却瞥见完颜娇那双雪白晶莹的纤足,当真是如玉之润,如缎之柔,脚背的肉色圆莹通透,隐隐映出几条青筋,十个脚趾的趾甲都染成淡淡红色,犹如片片花瓣点缀其上。
  见到此情此景,李虎真想伸手上去抚摸几下。
  突然完颜娇娇声问道:“李大人,你在瞧人家的脚干什么啊?难道我的脚也有毛病?”
  再去看那纤足,李虎心里决定,就趁现在这个好机会,一定把她弄上手。
  故作一脸的谨慎,李虎探身看着她的脚面,不时咂巴咂巴嘴,好一会才说道:“如果我没看错,你的双脚比你腿的毛病还要严重,恐怕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
  听他这么说,完颜娇浑身一颤,幽声道:“李大人,你别瞎说啊,我的脚哪有毛病,走路都很正常,也不酸不痛的。”
  “你敢不敢让我一试?”
  李虎侧脸盯着完颜娇说道。
  在古代女人的身体是最宝贵的,男女碰个手都叫授受不亲,别说是去碰脚了,完颜娇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情,她咬了咬嘴唇,像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
  “李大人,你试吧,要是真有毛病,我也能早点找御医给我看看。”
  李虎点了点头轻声道:“算你聪明,莲姨的身子也是到处毛病,这可能是你们在深宫里,太闲得缘故。”
  完颜娇挑眉疑惑道:“闲也能闲出病来吗?”
  “当然,万病皆闲来,这些医学上的事情,你不懂,也不要去深究了,来抬脚,我给你看看。”
  李虎随口说着,坐在了完颜娇脚前得床榻上。
  她抬起了小脚,李虎激动的双手托起一只,那脚面很柔软,脚底也是滑润无比,没有丝毫粗糙,这也难怪,完颜萍乃是堂堂金国公主,在这里吃喝都享福,那脚和身子,自然没吃过一点亏。
  李虎用手指刮拉着她的脚底,惹得完颜娇痒得直咯咯笑道:“李大人,你不要挠人家脚心啊,好痒得,咯咯……”
  就在她笑个不停的时候,李虎突然用大拇指使劲的按了一下她的脚心,完颜娇笑意得满脸立刻扭曲了起来,“啊”一声惨叫,身体也歪倒在了床榻上,待她坐起来时,李虎看到她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好疼的,你这么大力按什么啊。”
  完颜娇一脸委屈的哽咽道。
  李虎凝声说道:“难道你还不明白,我问你,是不是这里疼?”
  说着他手指着自己得小腹,那里是胃的所在。
  只见完颜娇重重得点了点头,李虎暗笑,这完颜娇虽然身在皇宫享福,但是爱吃爱喝的她,根本不懂养生之道,自己刚才按了她的一个穴位,是直通胃的,她痛,代表她胃不好。
  “哎……”
  李虎叹了口气,扭头看向了别处。
  完颜娇早被哄得一愣愣的,加上李虎能知道自己哪里痛,她更吃惊了,她在宫里,也找过很多女御医给自己看病,但是她们都会说自己身体很好,一点毛病都没有,可李虎不同,他是大宋人,虽然和完颜萍有那层关系,在这里,他不会骗自己的。
  “李大人,我到底怎么了?”
  完颜娇颤声问道,她很怕李虎说出自己害怕的病来,什么无药可救,她最惧怕。
  李虎轻笑道:“别这样称呼我,叫我李虎吧。”
  完颜娇自觉自己没有李虎岁长,随即说道:“不可,你虽与我妹妹是那种关系,我怎能直呼你的名字,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叫你虎哥吗?”
  “呵呵,这样自然是好,既然你叫我虎哥,那我必当为你尽力,你的病叫间接肢体综合症,不要问我是什么意思,你只需要答应还是不答应,我为你医治。”
  李虎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她,柔声道。
  “虎哥,我答应。”
  完颜娇羞怯的喊了一声。
  李虎转身盘腿坐在了床榻上,捧起她的一只脚,看着她说道:“娇儿,不管我做什么,你只需闭着眼,不要说话。”
  “嗯……”
  完颜娇点了点头,闭上了那双美眸。
  看着眼前的美丽小脚,李虎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这是一个好机会,如果失去了,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遇到这么好的机会,他俯下身,猛然张开嘴,将秀美的纤足裹在嘴里,疯狂地吻她双足脚背,轻轻咬着她的脚趾。
  完颜娇虽闭着眼,却能感受到脚处传来得刺激,她不懂李虎为何要用这样的方法医治自己,但是那每一下亲吻都在撞击她的心灵,撩拨着她的情玉。
  十个脚趾头,李虎品尝了一个遍,又贪婪的用舌在那美足脚底亲吻了起来,虽然这是一只脚,但是一点都不脏,而且还有淡淡的香味,李虎品尝了许久,也听到了完颜娇似有似无的低吟声。
  他知道自己这招一出,完颜娇再是贞洁烈女也难防备,如此戏弄着她的一只脚,又换成另外一只脚,直到那脚上都被沾了口水,李虎才作罢,放下来她的脚,身体半跪了起来。
  “娇儿,躺下来,虎哥要给你好好医治一番。”
  李虎轻声说道。
  完颜娇哪会知道李虎的想法,便老实的躺了下来,她面红耳赤得脸蛋,娇艳欲滴般的诱人,李虎舔了舔嘴唇,双手从她得脚脖按了起来,这次他很温柔,且暗施用内力补助,由下到了完颜娇的膝盖时,她已娇喘吁吁了起来。
  “唔,好舒服啊,虎哥。”
  完颜娇忍不住娇喊了出来。
  她也越发的相信,李虎是在给自己看病,虽然男女授受不亲,但是那触摸自己的双手,却像带着魔法一样,让完颜娇无法摆脱,她渐渐喜欢上了李虎这样为自己按。
  “这叫按摩,你听到莲姨的声音,就是这样发出来的,你不要忍着,舒服就喊出来。”
  李虎双腿跨在她的小腿上,双手还在向上移动。
  这时完颜娇感到李虎的双手从自己裙摆钻了进去,那手带着温热,与自己的皮肤接触在一起,刺激的她双腿并拢了起来,见她扭捏似要抗拒,李虎俯身说道:“娇儿,不要抗拒,我在为你看病。”
  完颜娇轻嗯了一声,内心却挣扎起来,她觉得自己一身如火烧般的灼热了起来,特别是小腹里似是燃起了一团火,而小腹之下的三角地带,此时已是有些向外分泌了兴奋,她有些害怕,开始怀疑起李虎是不是真的在为自己看病。
  当那双手到了腿根处时,完颜娇得心噗通噗通急速跳动了起来,但是显然李虎没有要轻薄自己的意思,那手掌在腿根停留了片刻,便又向上游弋了上去。
  “这样不方便,娇儿。”
  李虎的声音再次响起。
  完颜娇睁开了眼,看到李虎几乎是趴在自己身上的,那双深邃的眼眸有些发红,他的呼吸直喷在自己的脸上,那是一种迷人的味道,完颜娇颤语道:“那要怎么做?”
  李虎直起身,俯视着完颜娇说道:“脱了裙子,这样才可以更好的为你看病。”
  “可是……”
  “没什么可是,莲姨在我面前,也是脱了,才让我为她按摩治病,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那就找个女御医来,我告诉她该怎么做。”
  李虎说着就要下床榻。
  完颜娇急道:“虎哥,我……我脱,可是你不许看。”
  “刺啦”一声,李虎突然扯了块布,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才说道:“这样好了吧,我看不到,你就不用觉得害羞了。”
  那是一块很厚的布,完颜娇看到那布是不太可能看见物体,便放心的做起了身,犹豫再三,才把裙衣褪了下来,她里面穿着一件红色的肚兜,下身一件窄小的粉色亵裤,那高耸的圣女峰几乎要撑开肚兜的束缚,想出来透透气。
  “好了。”
  完颜娇低声羞怯道。
  李虎随口道:“躺下吧。”
  完颜娇再次躺了下去,与之刚才不同,这次她是坦诚相对,虽然李虎可能看不到自己的娇体,她还是有些别扭,当李虎的双手伸过来时,她急忙伸手拉住他的手,牵引到了自己的小腹上。
  “娇儿,虎哥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你治病,所以你不要害怕。”
  李虎也不会猴急,这个时候的完颜娇已是盘中菜,怎么也跑不掉了。
  完颜娇娇羞道:“嗯,我不害怕。”
  李虎的双手在她小腹上打着圈,轻轻的按着,这零接触的刺激,更让完颜娇一阵燥热,而李虎仿佛很急躁,双手按了小腹不到片刻,又向上推了上去,那肚兜也随着他的手,被扭曲的皱了起来。
  完颜娇这时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眸,她看到李虎的脸上挂着微笑,那双手在自己肚兜里肆意的向前在向前,直到那高耸的圣女峰处,他的手停了下来。
  难道他知道那是女人的禁处,所以停住了,完颜娇刚生出一种庆幸,李虎的双手突然按住了她的圣女峰,有些大力也有些粗鲁的搓按了起来。
  “啊……”
  完颜娇浪声呼喊了起来,双手刚要去制止,却想到李虎的话,便又放回到了身体两边。
  李虎一边用手搓按着那硕大的圣女峰,嘴上也不忘很正经的问道:“娇儿,是不是很舒服?”
  完颜娇咬着牙,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快感,几乎刺激得她全身都颤抖而起,听到李虎的问话,她又不得不回答。
  “虎哥,你按的力道有点大,人家……人家有些疼。”
  “疼只是一种前兆,一会你就会舒服了。”
  李虎嘴上说着,手上力道也轻了一些,他只是被身下的美娇儿刺激的,有些霸道了,想着过一会就要征服此女,李虎的凶器早就起立,顶在了完颜娇的大腿上。
  完颜娇轻声嗯了一下,又闭上了眼,那双手刺激的她想要叫喊,她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会发出那样的浪叫,原来李虎的手法竟然这么好,她都忍不住要叫了。
  好一会过去,李虎的手松开了她的圣女峰,却又向下移动而去,直到亵裤的边带处,完颜娇一阵惊慌失措,那双手竟然要褪去她的亵裤,她连忙伸手去制止,却已为时已晚。

  身下一阵凉快,完颜娇顿时一阵羞怯,双手捂住脸惊呼道:“虎哥,你怎么这样做啊。”
  李虎看着那粉嫩无几根黑丝得三角地带,笑着说:“娇儿,相信我,为了能治好你,虎哥什么都不顾了,我要用我的情欢大法,彻底改变你的身体。”
  嘴上说着,他捉起完颜娇的两脚踝,突然向两边一分,身子向前一送,那巨大的凶器对准那早已湿润的蓬门扎了进去,毫不犹豫,李虎把整根都送了进去,那膜也被无情的撕裂了。
  “啊……”
  一声痛苦的呐喊,撕裂般的痛楚从下身传来,完颜娇睁开眼,向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的瞪着李虎,眼中的泪水哗哗流淌了出来。
  还没来得及说话的她,被俯下身的李虎用嘴堵住了,她痛苦的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感到体内进出不停的物体,在她小解处肆意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撞击之声不断奏响,渐渐地完颜娇感到痛楚竟然消失了,接踵而来得是一种舒服感,她再傻也知道自己被李虎占有了,但是她这时也发现,自己体内被一股气贯穿,那股气到处流淌,让她全身都舒服无比。
  李虎很粗鲁霸道,不断的耸动,肆意占有着完颜娇得身体,双手按在她的圣女峰上搓按,看着那峰尖上的两捻粉嫩慢慢起立发硬。
  “娇儿,是不是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力量充斥着你的身体。”
  李虎边冲撞着,边轻声问道。
  完颜娇撇过头不敢去直视李虎,脸上挂着火热的羞红,娇羞低声回应道:“虎哥,你欺负人家,竟然用这种办法来给人家医治。”
  李虎俯下身,吻了一下她的脸蛋,柔声道:“好娇儿,这种方法才能医治好你,保你容颜不老,永远都像个小姑娘一样。”
  “你……还骗人家,我母亲是不是也被你……被你……”
  完颜娇说不下去了,她已经能想象到蒋莲的遭遇了,只是她不会想到,是蒋莲先勾引李虎得。
  看着她的脸蛋,李虎故意问道:“被我怎么了?”
  完颜娇哧呼了一声,终于把脸侧了过来,双腿成蛙腿弯曲着,迎承着李虎的撞击,她媚意一脸的颤语道:“被你这样欺负。”
  “哈哈,你的小穴可比她的要紧凑多了。”
  李虎轻笑道。
  被李虎不断的抽插,完颜娇再傻,也明白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男欢女爱,那粗大的阳具在自己小穴里不断的进出摩擦,让她的身体都发麻了,那小穴里传来的快感更是让她摇动起了腰肢。
  “啊……虎哥……好舒服……嗯……就这样……别……在深入一些……啊……对……好……”
  “怎么样?我的阳具大不大啊?”
  李虎出声问道。
  完颜娇脸红红的,气喘吁吁的喊道:“大……真大……我真怀疑我妹妹萍儿是怎么受得了……啊……太大了……插到人家最深了……啊……还有……你的好长啊……虎哥……”
  听着她淫荡的浪叫呻吟,李虎抽插的更快了,两颗睾丸打击在完颜娇的翘臀上,发出了不断的啪啪之声。
  “哦……我的天……太爽了……人家的小穴被你插坏了……啊……”
  说话之间,她浑身娇颤了起来,李虎知道她迎来了人生第一波的高峰,显而易见的就要喷发了,这时李虎也察觉到外面的人都在注意这里,显然刚才她的一声嘶叫痛喊,惊到了外面的人。
  不再憋着,随着完颜娇的一泻如虹,李虎也喷发了,两人几乎同时呼喊了一声,爱意结合在一起,混合的如两人一样,也纠缠在了一起。
  良久之后,完颜娇气喘吁吁的看着李虎,李虎就侧在她身边,她白了一眼李虎说:“让我妹知道你对我这样,你一定没好果子吃。”
  李虎轻笑道:“她知道不知道,都是一个结果,她绝对愿意看到我和你这样。”
  “不可能。”
  完颜娇娇呼道。
  李虎指了指珠帘,说道:“现在她就在门口站着,要不是莲姨阻拦,她已经冲进来了。”
  完颜娇一下做了起来,惊呼道:“那怎么办啊,让她看到,我这个做姐姐的还怎么见她。”
  看她惊慌失措的拾起衣服穿,李虎一点也不急躁的穿回了衣服,柔声道:“没有什么好怕的,莲姨都跟我那个了,她都不怕。”
  听李虎这么说,完颜娇才安静了下来,仔细一想也是,自己的母亲都能和女婿偷香,她这个做姐姐的,自然不会首当其冲的被妹妹责怪,回头看着李虎,完颜娇嗔怪道:“你就是个流氓,以医治为名,就把人家给占有了,无耻。”
  “哦?我无耻,那刚才是谁嘴上还喊着我要得。”
  李虎挂着一丝邪笑道。
  完颜娇瞪着李虎,走过来就用粉拳打他的肩膀,但是打了几下,又突然趴在了李虎的怀里,娇滴滴的说:“虎哥,你可不能辜负人家对你的好意,要是你娶了萍儿为妻,我就做你身边的小妾。”
  抚着完颜娇的背,李虎认真道:“娇儿老婆,我怎能让你做小妾,只要是我的女人,没有名分排序之分,做小妾,你看你多没志向,哎。”
  “你,取笑人家,我要出去了。”
  完颜娇媚笑着说,又抱了一下李虎,才走了出去。
  看她出去,李虎也跟着走了出去,两个侍卫还站在那,待李虎一出现,大殿上的眼睛都朝他看了过来,李虎脸上挂着笑意,看着棺木后的蒋莲和她三个女儿。
  “贤婿,你可真狠心。”
  蒋莲看着李虎走过来,脸上露出了嗔怪的表情说道。
  李虎收起了笑,看到完颜萍皎洁的对自己眨着眼,而完颜娇一脸的羞红,没有了第一次的嚣张跋扈,李虎知道完颜萍会知道一切,这也是她所期望的。
  “夫君,我大姐好吃吗?”
  完颜萍拉着李虎的臂膀,抬头娇声问道。
  “什么好吃?妹夫不是给大姐治病吗?”
  完颜丽皱眉问道。
  李虎看着她,心说你个傻妞,一定是被蒋莲和完颜娇、完颜萍骗了,但是越是这样,李虎就越喜欢,而且还是个娃娃脸娃娃音的极品女孩。
  “是,治病,丽公主,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在下也可以给你看看。”
  李虎笑道。
  完颜丽看着李虎,一口娃娃音得问道:“怎么看啊?我觉得身体没有什么不舒服啊。”
  蒋莲三人齐齐白了一眼李虎,完颜萍更借口找李虎商量事情,拉着他出了长宁殿,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完颜萍嘟起嘴,故作生气状,凝声道:“老实交代,是怎么把她们两人弄上手的。”
  李虎丝毫没有隐瞒,把自己和蒋莲与完颜娇的事情全部交代了出来,完颜萍这才舒展开来,娇真道:“哼,你们可真大胆,我大姐的那一声喊,可惊动了很多人,在这种特殊时期,你们也能做出那事来,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
  “不是你让我慰藉她们嘛,怎么,现在又反悔了?”
  李虎盯着完颜萍说道。
  完颜萍摇了摇头道:“我后悔什么,只是宫中有暗细,要是他们知道了,一定会捅出去,现在宫里有三个权贵高官,想要谋我完颜家的大金国,我怎能不担心。”
  “那又如何,萍儿,你还不知道你夫君我的本事,不管是谁,都别想夺去这金国皇帝的宝座。”
  李虎一脸高傲道。
  完颜萍看着他笑了,她最喜欢看李虎这样傲气的一面,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他,没有什么人能给他造成威胁,他就是一个神,一个可以让众生颠倒的神。
  这时李虎一只手紧紧搂住完颜萍娇软的细腰,一只手按在了她的圣女峰上,笑道:“好老婆,跟夫君去温存温存吧。”
  被他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完颜萍推开他,四下看了看,羞道:“温存,也要找个隐蔽点的地方,你先回去,我一会去找你。”
  “呵呵,好,那我可洗干净等你了。”
  李虎开着玩笑。
  完颜萍嗯了一声,目送着李虎,待他走了,完颜萍回到长宁殿,跟大姐打了声招呼,反正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一想到自己的母亲和大姐都与李虎有了关系,想象着李虎征服她们的场景,一阵湿凝让她迫不及待了起来。
  到了李虎所住的房间,完颜萍进了屋,看到李虎正坐在床榻上闭目养神,她立刻褪掉衣裙,扑到了睁开眼看自己的李虎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