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镜中美人

作者:admin人气:430来源:



  数千颗血菩提被百女一炷香的时间才算抠得差不多,李虎也多采了几颗,待黄蓉几人都吸收了血菩提内含的力量,李虎这才将她们全送回了极乐界。
  看着手中仅剩的六颗血菩提,李虎凝眉看着血菩提,自语道:“多吃几颗,应该没问题吧。”
  想着刚才吞下的一颗血菩提,内含的力量已让李虎的内力提高了数倍,他挥手之间,都觉周遭空气都没自己得速度快,这样的改变,是李虎不曾想到,也不会想到的。
  没在犹豫,李虎张大口,将六颗血菩提一起吞到了肚子里,就在他想舒服的盘做,享受着血菩提内含力量带来的冲击时,突然刚咽到肚子里的血菩提,竟然外泄出了五股力量。
  “这是怎么了?”
  李虎惊惧的感到,自己身体不受控制得腾到了空中。
  刹那间头脑晕眩在不知周围的一切,如果有人此时在这,便会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这时的李虎眼睛微闭,浑身上下燃起了熊熊火焰,但是那火焰却很奇怪,一点都没烧到李虎的衣袍。
  火焰燃烧的无比凶恶,比之刚才更甚的红雾,几乎像蚕茧一样的包裹住了李虎,根本无法看到火焰内里的情况。
  “主人……主人……”
  像是小孩子得呼叫,李虎听到耳畔响起如此称呼。
  他在下一刻睁开了眼睛,突兀的看到火麒麟就在自己的身旁,他环顾了下四周,自己还在长满了血菩提得山洞里面,但是周遭都发生了改变,岩壁好像被大火烧过了一样,乌黑黑的。
  李虎凝视着火麒麟,自语着:“难道是我听错了,谁会叫我主人。”
  “是我啊。”
  突兀的又一声小孩声音,李虎差点被吓到,但是他看到火麒麟看着自己,而且它的大嘴在动,难道是它在说话,自己怎么会听懂火麒麟的话呢。
  “是你在说话?”
  李虎虽然不敢相信,但还是对着火麒麟问了句。
  火麒麟乖巧的点了点头,巨大的脸上好像在笑,声音确如孩童一般的说道:“是我火火,主人,刚才你可吓坏火火了,这血菩提是上古奇果,吃一颗,能使普通人内力达到十年内力高手的境界,三颗就可以称霸这世界,你竟然吃了七颗血菩提。”
  听到它这么说,李虎站起了身,也没觉着自己吃了七颗血菩提,身体里有什么变化,就是内力,似乎也没有在提高,难道是吃多了的缘故。
  看着火麒麟,李虎接着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吃了七颗血菩提?”
  刚才自己在这里吃血菩提,火麒麟可没进来,它就算躲在通道里,李虎又怎么会察觉不到。
  火麒麟解释道:“这血菩提是上古大神血魔老祖所种植,虽然是一种果实,但是每一颗中所含力量不同,主人体内现有六道奇怪的力量,还有一道似乎已被主人你消化了。”
  原来如此,那六颗血菩提的力量还没被笑话,怪不得李虎感受不到自己的变化。
  这时火麒麟接着说道:“主人,随我来,你既然是我的主人,我就该让你知道这洞里的一切秘密,包括血魔老祖留下来的所有东西。”
  随着火麒麟向前行去,这凌云窟本就是在大佛之下,而且是向下延伸而去,火麒麟带路,却是另一个通道,竟然还是向下,走了许久,李虎约莫着,自己和火麒麟此时身处,应该是地下很深很深的地方了。
  看着火麒麟停了下来,李虎看到身前,是一扇一人高的石门,只见石门上,一左一右雕刻了奇怪的图腾花纹,虽然此门看起来很普通,但是李虎能感到石门后所藏的东西可不简单。
  “主人,这就是所有秘密得藏匿之处了,因为我上一个主人血魔老祖说过,只有等有缘人,才能打开此门,龙脉也在这里面。”
  火麒麟又出声了。
  虽然是很突兀间听懂了火麒麟的话,李虎认为一定是自己吃了几颗血菩提得结果,自己竟然与这火麒麟能通语,这也不用在找仙仙来,与火麒麟交流了。
  看着石门,李虎走上前,先是用双手推了一下,石门纹丝不动,他自嘲的笑了笑,既然这里设置了石门,又怎么会让人一推就开,而且火麒麟说的有缘人,也可能不是自己。
  如此一想,李虎回头对着火麒麟说道:“火火,你退后,我要试试用内力将它打开。”
  火麒麟没有后退,反而惊叫道:“天呐,主人,你千万不可破坏此门,这石门上面是有禁制得,如果你强行破门而入,禁制一旦反弹,后果可不堪设想啊。”
  “禁制?”
  李虎眉头皱了起来。
  禁制也叫阵法,应该是火火上任主人血魔老祖留下来的,要不是火火的提醒,李虎真想使出内力破门,但是听它这么一说,李虎立刻收回了散发的内力,不管禁制的威力如何,亦不能胡乱来。
  左思右想了一番,火麒麟是没有在好的办法,李虎笑了笑,有缘人莫非不是自己。
  下意识的,李虎伸手触摸起了那些花纹图腾,心里赞叹着这巧夺天工的雕刻技法,更加敬佩起那血魔老祖,这雕刻似出自一个女人手,心细无比,花纹也是异常的漂亮。
  就在他沿着花纹触了一遍,摇头准备喊着火麒麟离去时,突然眼前金色光芒大盛,原本还黑不溜秋的石门,竟然在一眨眼变成了金色,那花纹更是变得可怖的妖艳,像是真花一般。
  “主人,你打开它了。”
  火麒麟的庞大的脸上虽然无表情,声音却很激动的大喊道。
  石门先是露出了一丝缝隙,从门内传来了热浪,随着缝隙越来越大,李虎和火麒麟都惊讶的看着门内的情景,石门后几乎被火焰充斥,什么都看不到,但是那赤红的火焰很奇怪的,一点火苗都没烧出石门以外。
  这是什么?李虎惊叹之余,更有些想不通,这石门之后,怎么全是火焰,而且火焰的色彩比火麒麟身上的火焰更红一些,火麒麟说过,火焰颜色代表了它这一类身上有火的兽得等级,火麒麟身上的金火,只能算是三等兽,而魔龙身上得黑火,则是上级兽,这赤红火焰如果是一头兽的话,火麒麟都不知该怎么估约它的等级了。
  “火火,敢不敢随我进去?”
  李虎看着肆虐的火焰,毫无畏惧。
  火麒麟连忙低头退了几步,撒娇道:“主人,我还想跟在你身边伺候你呢,千万别拉我下火啊。”
  李虎眼一瞪,咒骂道:“你个胆小鬼,主人我都进去了,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你伺候鬼去啊,在这好好等着,若是我一炷香不出来,你就出去将大佛手上的女人吓走。”
  不知这火焰如何的强大,李虎心一横,想到了自己以往的点点滴滴,坐化后,他经历了太多太多,生死早就被他看透,如果自己这么容易死,也不会被窝囊得烧死。
  “主人……”
  火麒麟轻呼着,但是李虎似乎没有要改变得意思,昂头迈起步伐走进了石门后的火焰里。
  火焰肆虐的燃烧着,李虎几乎是闭着眼睛咬着牙走进了火焰当中,他为了毫发无伤,祭出了自己最强的防御功法,早已突破瓶颈,到了顶层得金钟罩,水火不侵,万毒不侵,刀枪不入,现在他就是一个神,但是在这风云里,他这个神也称不上最厉害的神。
  没有想象中的灼热,也没有想象中得异象发生,火焰竟然只有不到两脚的宽度,当走出火焰时,李虎回头一看,惊奇不已,这火焰似乎只是石门后的第二道门。
  “想必那血魔老祖是怕不善的人来凯觑他留下的宝藏吧。”
  李虎自语着,向着眼前看了过去。
  这更像是一个古朴书房,又像是一个女人得闺房,一张檀木大床在一角,还有一张梳妆台,一面金色得古铜镜,很端正的放在梳妆台上,还有一把梳子和一些粉盒。
  李虎疑惑的环顾了一圈,难道火火说的秘密就是这个,这竟然是一个女人的住所,一切都是一尘不染,像是有人居住一样,但是凭李虎的经验,这里最少要闲置了很多很多年。
  “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李虎感叹着,虽然心里有些无法接受,这个在风云里算是最神秘的凌云窟里,竟然掩藏着这样一个秘密,任谁来到,也会有一种失落。
  走到了梳妆台前,李虎径自坐在了圆椅上,看着铜镜,拿起那精致的漂亮梳子,笑道:“血魔老祖竟然真是女人,怪不得石门上的雕刻,会那么漂亮。”
  不自觉间,李虎拿起梳子梳理起了自己的长发,他也扭头对着镜子,做起了打扮状,这本不该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但是李虎只觉好玩,所以才这么兴致勃勃的玩了起来。
  李虎对着铜镜中得自己撇了撇嘴,又嘟了嘟嘴,就在他放下梳子,要起身寻寻一些角落,看有没有别的发现时,在他站起身的那一刻,铜镜中突然闪了一下,确切的说是铜镜中映衬的,不是李虎自己。
  “我眼花了?”
  李虎惊讶的看着铜镜,但是镜中还是自己。
  他惊异万分,刚才那一刹,铜镜中绝对闪过了什么东西,只是他站起身,所以没有来得及捕捉到那镜中突闪的影像。
  重新做了下来,李虎这次没有在拿起梳子,而是一双眼睛死盯着铜镜的表面,那还是自己的脸,但是当李虎聚精会神的盯了一会,铜镜上的自己终于再次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洁白得脸,而且是一张很美得女人脸。
  屏住了呼吸,李虎双眼与镜中女人的丹凤眼对视,他撇嘴,镜中女人也跟着撇嘴,他挤眉弄眼,镜中女人也跟着挤眉弄眼,如此做了几个面目表情,李虎不禁摇了摇头,出了一口气。
  “这不会是传说中的今生前世镜吧,这里面如此标致的美人难道是我前世。”
  李虎小声嘟囔着。
  这时却听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面前响了起来:“小子,谁是你的前世。”
  如是经历了生生死死,就算处事不惊的李虎,亦被这镜中女人突然张嘴说的话吓得尖叫了一声。
  “咯咯……”
  镜中的美女掩嘴笑个不停。
  李虎稳住身形,确定屋里没有其他人,才对着那镜中美女,轻喝道:“笑什么笑,如果你是我,也会被吓一跳。”
  镜中美女摇头道:“还说我的火火是胆小鬼呢,你比她还胆小。”
  见她没有恶意,李虎便放下了戒心,而且这个镜中美女,似乎不能出来,不然她怎么会窝在镜子里不出来。
  好像看出了李虎脸上表情传达的意思,镜中美女解释道道:“你一定很奇怪,我怎么会在这镜子里,又在疑惑我的身份,不妨告诉你,小子,可记好了,我就是蛮荒最美之神血魔老祖。”
  “血魔老祖?你就是火火口中的血魔老祖?”
  李虎惊声道。
  只见镜中美女白了一眼李虎,有些不高兴的嘀咕着:“死丫头,竟敢胡乱说出我的秘密。”
  李虎一怔,疑声问道:“等等,你说谁是死丫头?”
  血魔老祖娇声道:“当然是火火了,也是,她得身体被我设下了禁制,所以幻化不得人形,哎,可惜我现在出不去,不然一定给她解了禁制,也不枉她陪我这么多年。”
  天,这是真的嘛,李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这个血魔老祖在骗自己,但是想到猫仙都可以从猫身变成人形,那这火麒麟亦一样可以做到,要知道她们可都是不知活了百年还是千年以上的灵兽。
  李虎重又坐在椅子上,讪笑着问道:“这位蛮荒大神姐姐,请问你为何被困在了这铜镜里呢?”
  镜中的血魔老祖盯着李虎脸上得笑,训斥道:“别想从我嘴里套出一些你不该知道的秘密,若是你知道了,引来的后果,你是吃不消的。”
  赤果果的威胁,但是李虎生下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得主,见惯了世面的他,要是连这点定力都没,那岂不是白混了这么久。
  看着血魔老祖,李虎献媚道:“漂亮姐姐,我不怕什么后果,再说了,火火说有缘人才可进到这里,我是你的有缘人……”
  “呸,小子,你才多大,我都活了几万年了,谁跟你有缘,那都是我骗人的,只要能通过石门后的火焰,谁都可以进来,但是那火焰,是我设下的天火禁咒,没想到你毫发无伤的进来了,倒也算是有缘。”
  血魔老祖要是在李虎面前,那唾沫星子都要喷出来了。
  李虎暗想,这活了上万年的老妖怪,脾气都是这般不好,广成子亦是这样,说话都玄乎的很,李虎要不是见过广成子那样的仙人,绝不相信这血魔老祖,竟是蛮荒大神。
  要知道蛮荒是所有世界最早的起源,几乎位列仙班,和能数上名得厉害人物,都出自蛮荒,李虎记得道派创始神鸿钧,就是来自蛮荒。
  “那大神你,找人来这里,有什么吩咐没,要是没有,我就出去了。”
  李虎觉得这血魔老祖实在是憋得慌了,估计是想找个人陪她聊聊天而已,什么秘密,都是假得。
  看李虎起身真的要走,血魔老祖连忙叫道:“小子,别走啊。”
  “我不叫小子,我叫李虎。”
  李虎回头看着镜中得她说道。
  血魔老祖点着头笑道:“好难听的名字,一点都不霸道,不如血天君来的好听。”
  “血天君,血天君……”
  李虎呢喃了两声,不禁问道:“血天君是谁?跟大神你一定有些关系吧。”
  提到血天君,血魔老祖脸上突然暗淡了下来,眼角似乎有些晶莹闪现,声音也有些悲伤得说:“血天珺本是我血门里最得意的门生,在一次神魔之战时,血天珺为我挡下天神女娲的一招倾城之恋,香消玉殒了。”
  李虎听到她的话,为之动容了一下,亦是有些伤感的劝慰道:“人死不能复生,还请大神你不要太过悲伤,对了,那天珺是女的吧。”
  “嗯,当然是女的,但是我为你起的血天君,君与她的珺不同,小子,想不想学到更好更强大的本事,只要你愿意拜我为师。”
  血魔老祖幽幽说着,突然眼睛一亮,凝视着李虎。
  先是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李虎浑身一颤,激动道:“你刚才说,神魔之战,和谁打的?”
  “补天得女神女娲,她得倾城之恋太强,就是我也不敢随意接她的这一招。”
  血魔老祖说到倾城之恋,眼里还隐隐有些恨意。
  倾城之恋,女娲,李虎将两个联系在了一起,顿时想到,这风云里的无双城,始祖就是女娲,而且现在的无双城里,应该还存有倾城之恋的招意,但是挥发此招,必需要用战神关云长得青龙偃月刀,而且祭出此招的人,也会被倾城之恋巨大的威力反噬而死,倒是女娲是神,当然不会被反噬致死。
  牵扯到神魔了,李虎陷入了沉思,要是这血魔老祖不是在说谎,那这风云世界里,定然还有其他神魔,要真是那样,自己还怎么混下去,神魔就算动一动手指,自己这样的,也不堪一击啊。
  看着李虎沉思的模样,血魔老祖朗声道:“小子,我收你为徒,绝不会亏待你的,而且只要你拜我为师,我就教你我的看家本领,阴血功,足以抵住那个人的一招半式了。”
  “那个人?那个人是谁?”
  李虎疑惑道。
  血魔老祖微微闭上了眼睛,轻声道:“前几日,有两股强大的力量到了这世界里,一道纯阳,一道纯阴,那纯阴得力量,我感到很熟悉,如果没错,那纯阴力量是女娲得,不然就是她传人的力量。”
  听到她的话,李虎身子向后退了退,他想起了泥菩萨的话,两道极凶之光,一道是自己的,而另一道泥菩萨都不敢乱揣测,而且不明不白的死了,定与那道极凶之光有关,而现在李虎算是明白了,那追自己来的,竟有可能是女娲。
  可是她为什么要追自己,自己又不是什么蛮荒魔神,与她有什么仇恨啊,李虎想不通。
  皱眉间,李虎隐约感到血魔老祖的话,还有很多隐瞒,这也难怪,她要真是蛮荒魔神,那自然不会对这个小人物说太多,况且说了自己也未必能明白的过来。
  “你说有两股力量,一股就算是女娲的,那另一股呢?”
  李虎出声问道。
  血魔老祖双眼突然凌厉的盯着李虎,让他一怔,难道这血魔老祖知道那道纯阳力量是自己的,但这时,血魔老祖却突兀得笑道:“那算是我魔界之人,我感到那股纯阳的力量很邪很邪,虽然不知为什么,力量有些弱,但是不会过太久,那股力量一定比女娲,甚至比我还要强上百倍。”
  李虎又问道:“那女娲或者她的传来来到这世界为何?是追着那纯阳力量而来的?”
  “是的,纯阳力量既然是魔界之人,那女娲当然要追来,不然这世界毁灭,平衡被打破,女娲亦为女神,正义的屁化身,她追来,就是为了灭掉那纯阳力量的主人。”
  血魔老祖点了点头说道,语气中有些不在意。
  脑中轰然一痛,李虎颓然坐在了椅子上,他真不能相信,自己竟然被定义为魔界之人,而且血魔老祖不知道那道纯阳力量是自己,这更让李虎疑惑,难道自己还有前世,前世还可能是蛮荒魔界的大魔头。
  “怎么了小子?怕什么,就算真是女娲来到这个世界,她的功力也要大打折扣,要是遇上那人,绝不敢与他大打出手,要不然两人各出一招,这世界定然会荡然无存。”
  血魔老祖看着李虎脸上惊惧的表情道。
  摇了摇脑袋,李虎苦笑了起来,血魔老祖说的是不错,但是女娲可是一个天神,自己算什么,在她面前还不如一只蚂蚁,要是她真想弄死自己,自己估计连她的样子都看不到,就要被一命呜呼了。
  想了一会,李虎看着血魔老祖激动道:“那好,我愿意做你的徒弟,学那什么血功。”
  “阴血功,这可是我最强的一招,比女娲得倾城之恋是差上一些,但是我要是恢复了本身的实力,与她拼个你死我活,或许有点可能。”
  说着说着,血魔老祖也有些底气不足了。
  李虎心里暗笑,这算什么魔神,自己都没有信心,这样还怎么跟女娲斗。
  想着倾城之恋,李虎也有些兴奋,既然女娲释放倾城之恋而不死,但是她的倾城之恋招意在无双城里还留存了下来,只要自己取到青龙偃月刀和倾城之恋的招意,加上血魔老祖一起,败她更有点把握。
  看着镜中的血魔老祖,李虎凝声道:“师傅,那你在镜子里,如何教我阴血功啊?”
  血魔老祖嗤笑道:“我出不去,不代表你进不来啊,我不喜欢俗套,我叫你血天君,你叫我血岚吧。”
  “血岚?我怎么进去啊?”
  李虎凝眉看着血魔老祖血岚,不禁有些郁闷,自己竟然就这么被半强迫的改了名字,但是血天君的称呼还真挺不错,日后在这风云闯荡,血天君势必会成为自己在武林中的一个称号。
  只见血岚眼睛闭了起来,几秒后突然一睁开,从她双眸中射出了两道红芒,李虎只觉刺眼非常,脑袋一阵晕眩,当他在睁开眼睛时,却看到了惊奇的一幕。
  自己身处之地,到处都弥漫着红色的雾气,还带着一些血腥的味道,让李虎顿觉,这红色雾气,似乎全是血雾,周围可以看到的距离不到十米。
  “血天君……”
  一声娇呼虚无的从四面八方传了来。
  李虎环顾了一圈,也为看到说话的人在哪,他知道,喊自己的人是血岚。
  “我进来了,血岚。”
  话音似乎在回应,李虎凝眉,心说你不出来见面,连点诚意都没有。
  就在他有点抓狂时,却觉肩膀被一只手拍了一下,处事不惊的李虎回过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美的脸蛋,那妖艳粉红的小脸蛋,和一双迷人的丹凤眼,与那薄如蝉翼的粉唇,尖尖得下巴,无一不在表现着血岚的美,血岚的媚。
  眼神在往下时,李虎惊叹不已,这血魔老祖血岚的身材可真是火爆,一双藏在红色纱裙下的圣女峰,简直有着两双手都握不过来的巨大,若隐若现间,可看到那透明纱裙下的娇体,是那么的诱人。
  “这是真实得嘛,我没有看错嘛。”
  彷徨失措的李虎一副猪哥的模样,他见过美女多了,但是像血岚这样看着就想推倒的美女,实属罕见,这也难怪,谁叫人家是蛮荒魔神,这外表,这火爆的娇体,是不是她虚幻得。
  血岚并未责怪李虎炽热的眼神,反而扭了下腰肢,伸手搭在了他的肩头上,娇声笑道:“天君,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李虎一怔道:“你说什么?”
  他疑惑的看着血岚,血岚摇了摇头,感叹道:“没什么,只是你长得很像我一个友人,天君,这里就是我的镜中世界,如何?”
  被叫做天君,李虎还是有些不习惯,但是既然自己来到了这风云世界,变换一个名字,倒也能讨个好彩头。
  “血雾弥漫,真是奇怪的地方。”
  李虎环顾四周道。
  只见血岚手一挥,血雾突然散去,血雾之后的真实,才显现出来,一望无垠的广阔草原,远处有高山流水,亦有奇异森林,以李虎的视力,这周围尽可收进眼底。
  血岚笑道:“这都是我虚幻出来的。”
  “虚幻出来得?”
  李虎一愣,随即释然了。
  既然这镜中世界是血岚的,那她就是这里的主人,就像自己,极乐界里的一切,李虎也可以随意操控改变,就算建百座龙凤宫出来,也只是弹指一夕间。
  向前走去,血岚仰头看着血色的天空,朗声道:“我最喜欢的世界,以前我和我最心爱的男人,就想在这样一个地方,盖一个小屋,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养牲畜,种田……”
  一个上古魔神,竟然有如此多的嗜好,李虎听着血岚像是回忆的真情吐露,也知道了她一点都不快乐的过往,她心爱得人,为了她不和女娲所代表的正义势力对战,而牺牲了自己。
  “你喜欢骑马吗?”
  血岚说了许久,才回头看着李虎问道。
  李虎点了点头道:“很喜欢,我喜欢骑在马儿身上,让它狂奔,那种感觉很好。”
  血岚却突兀得说:“他也喜欢。”
  没想到她还是这么一个痴情的女人,念情得女人,是李虎最头疼的,但是这个血岚,他在心里暗暗起誓,自己一定要把她收服,做自己老婆里的一员。
  “跟我一起骑马吧。”
  没有要经过李虎同意的血岚,挥手间,两匹红马突然现在两人的面前。
  一匹马四肢发达,身高的很,是一匹公马,嘶叫的声音极大,如此烈马,李虎可从未见过,而另一匹身躯则娇小点,略显温顺,是匹母马,与公马一起出现时,两马对视唔唔低鸣,像是在情人间对话一般。
  李虎嗯了一声,上前走到公马前,身子一跃,人刚要跨腿坐上马背,突然公马浑身闪出一道红光,粹然不及的李虎,被那道红光击中,整个人立时倒飞了出去。
  “它还怪暴躁。”
  李虎落到地上,直接说道。
  那红光并没伤到他,但是公马如此的反映,让李虎有些不明白,马屁是血岚所虚幻出来的,难道是她不想让自己上马。
  血岚双眼闪着精光,盯着李虎一字一句道:“它是很暴躁,不管是谁,都不能驾驭的了它。”
  李虎差点被气的吐血,既然血岚明知它不让自己骑上去,为什么还要自己陪她骑马,难不成跟着马儿跑。
  这时血岚接着说道:“唯有它得主人可以骑上去。”
  “它的主人是谁啊?”
  李虎轻声问道。
  “血煞圣尊。”
  血岚幽幽得说道。
  李虎心想,光是这名头都这么霸道,看来血岚口中的血煞圣尊定是不凡之人,看向血岚时,李虎看到她看着自己得眼神里,竟然有一些哀怨和喜悦的复杂神情。
  血岚一个翻身,上了母马的马背,调笑着说:“如果你想做血煞圣尊,就要驯服它,驾……”
  血煞圣尊,李虎摇了摇头,自己有什么本事做血煞圣尊,有这名头之人,定然和血岚有些关系,但是她让自己做血煞圣尊,到底是为了什么。
  李虎本就是一个不服输的倔脾气人,自己虽然与这血岚比起来,之间有着天壤地别得差距,但要是连一匹马都驯服不了,岂不是要被血岚笑话。
  走到公马身前,李虎伸手抚着它得背,沉声道:“老子是血煞圣尊,难道连我都不认识了,在不让我骑你,我就把你烤了吃。”
  公马突然跪在了地上,嘶鸣从嘴里发出,李虎惊喜道:“靠,这也行。”
  虽然不能肯定它是不是答应让自己骑上去,李虎小心翼翼的试探了一下,当整个人跨上去时,公马在没释放红光攻击自己,而这时,李虎只觉一股劲风扑面而来,公马竟在没站起得时候,冲天而起,腾空飞出了六七米,才落地,四个蹄子猛踏脚下土地,嘶鸣着向前面骑着母马的血岚追去。
  听到嘶鸣声的血岚,回头看去,只见李虎左摇右摆的在马背上颠簸追了上来,她得脸上先是露出了些许惊讶,嘴里呢喃道:“天君,你终于要回来了嘛,我知道他一定就是你。”
  “哈哈,血岚,怎么样,我追上来了。”
  李虎终于稳住了身形,没有缰绳和马镫,虽然这匹马跑起来快如闪电,但是李虎却能保持平衡,就算它来个急刹,也不会将他甩出去。
  血岚侧做在母马得背上,两腿重叠,马在奔跑,她却如坐平地之上,连摇摆都不摇摆,那风吹拂着她火红的长发,滟滟欲滴得容貌,让李虎看的直了眼。
  见他色迷迷的看着自己,血岚嗔怪道:“死相,我有那么好看嘛。”
  李虎侧头看着她,连连点头,毫不犹豫的说:“当然,你很美,是我见过得女人之中,最美的一个。”
  “那你想怎样?”
  血岚接着说道。
  犹豫了一下,李虎笑了笑,有些自嘲道:“我能怎样啊。”
  血岚抿嘴一笑,勾人摄魄的眼神白了李虎一眼,只见她手一拍,母马竟飞了出去,向着空中急速飞去。
  “她不是看上我了吧。”
  李虎不敢相信,血岚在自己面前,竟表现得如此骚荡,难道是因为很多年没见过男人了,所以她对自己这个帅又俊的男人有了好感。
  看着身下公马,李虎叱喝道:“给我追上去,快。”
  许久的追逐嬉闹,两只马儿在小河边欢快得饮水,李虎与血岚漫步在河边,此意境之美,让李虎很喜欢,但他更喜欢的是,像是芊芊淑女的血岚,这么一个蛮荒魔神,竟总是像个小女人一样,说些自己听不懂的话,有时又突然问,你喜欢我吗的话。
  “天君,我想在这里沐浴。”
  血岚看着李虎说道。
  两人站在小河的尽头,这里有依山滑落的瀑布,在他们面前,是一汪潭水,清澈见底,亦可看到水下游来游去的小鱼,五彩斑斓石,更是衬托着这潭水的美。
  李虎点了点头嗯道:“那我回避一下。”
  “不,你不是常说喜欢看我沐浴嘛。”
  血岚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在李虎面前撒起了娇。
  看着她脸上娇羞的表情,李虎惶然,这血岚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了另一人,要不怎么老说这样莫名其妙的话,就在李虎想说自己是正人君子,怎可看一个女人洗澡时,血岚却背对着他。
  只见血岚双手搭在肩上,拉起裙边,突然向两边一拉,那红色长裙径自滑落了下来,李虎双眼一下直了,虽然只是一个后背,可是那洁白无瑕的玉背,与下面那高高翘起的蜜桃形状的股瓣,还有修长的双腿,无一不带给了李虎视觉的震撼。
  这会是她的本身嘛,不是虚幻出来得,也太真实了,李虎甚至想上前,用手试试那肌肤的真假,但是鼓足了勇气,他还是没敢上前,要是这个魔神血岚在戏弄自己,在人家的地盘上,那还不是被逆推。
  羞怯的回过头,血岚见李虎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得后面看,娇真道:“天君,坐在这里,我要下水了哦。”
  李虎嗯了一声,眼见血岚步入水中,他才走到红裙边坐了下来,既然血岚不介意自己看她沐浴,李虎当然也不会客气,眼睛一眨都不眨得随着血岚的娇体走。
  从清澈透底的水中,可看到血岚下面的双腿,在水的折映下短了一些,但是丝毫不影响她修长细腿的好看点,血岚没走几步停了下来,双手捧起一掌水,仰头从脖颈浇了下去,水滴立刻从她脖颈向下滑去。
  “这池水真舒服。”
  血岚很畅意的轻呼着。
  李虎不禁暗叹,这女人实在太撩人了,要不是她是蛮荒魔神,李虎真想就现在下到水中,与她来个水波荡漾进行曲。
  回身转向李虎,血岚娇媚得笑道:“天君,记得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是这么木讷,现在还是这样。”
  “你太美了,美的我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李虎吞着口水,脸红脖子粗的急喘。
  双眼直盯着血岚长发下半遮半掩得硕大圣女峰,那两捻小可爱,唯独没有被遮住,粉嫩嫩的尤其吸引眼球,高耸而不下垂,如此巨大的圣女峰,是李虎初见,随着血岚轻微的呼吸,那圣女峰都在微微上下颤动。
  血岚双手拨弄着水,笑着喊道:“我知道自己是魔族的女人,但是我爱你,可以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所以你要答应我,永远要爱我宠我,不许忘记我。”
  听着她得话,李虎没有回应,因为他已经能确定,血岚根本不是在跟自己说话,虽然那双媚眼一直都看着他,但是血岚得爱人绝不会是自己。
  “对,你还没有恢复记忆,天,我都对你说了些什么。”
  血岚身子潜入到了水中,脸上的红晕更甚了起来。
  听到她莫名其妙的话,李虎突兀的感到一点不可思议,血岚不会是犯了失心疯,而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难道自己和她有什么关系,没有恢复记忆,又代表着什么。
  女娲追自己来,更让李虎开始揣测自己的身份,难道自己和聂风、步惊云一样,也是什么星下凡,不然女娲也不会追来了,但是李虎也只能把怀疑埋在心里,血岚要是真想说,一定不会隐瞒自己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