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分享凌辱女友的自拍短片

作者:admin人气:224来源:



(1)女友被色大叔吸奶

  院友似乎还没有分享过我的video的,所以想尝试一下,不知道有没有喜欢的同好,也不知道四合院对于分享短片的规则是什麽,如果不妥当的地方还请笨象大大多多包涵,为了不惹麻烦,短片的截图放在和短片的储存空间则选择了Googel Sites,不知道有没有更好的地址可以推荐?

  这段短片拍摄于一次和在实验室加班做实验,当时我和实验室的一个访问学者老赵(就是国内来的大叔了)一起在等一个有机合成实验,所以必须熬夜(学过有机化学或者生物化学的同学应该有体验,那些合成实验非常慢,并且很多情况下必须要有人守候)。

  老赵是在国内拿的博士,后来不知道在国内什麽地方工作,然后就到了美国做访问学者(其实就是给美国的实验室打工),在这边大概做了好几年了。他大约四十多岁,老婆和儿子都还在国内,只有假期才来看望他。大概是长期单身独居,老赵总是一副色迷迷的模样,并且喜欢用实验室的电脑上色情网站,因为这个还被实验室老板(就是实验室的负责教授)发现警告过。

  老赵第一次见到我女友,眼睛几乎像长在了她身上一样,死死盯着女友的胸部看,干!当时差点儿没有想扁他一顿。不过老赵也有他的优点,说话比较风趣(特别是讲黄色笑话),并且厨艺尤为出色,经常请我们实验室的同学去他家吃饭,因此人缘还算不错。并且因为他比一般的学生社会阅历要多一些,说话比较圆滑老练,也会恭维女生,所以尽管他是一个老色棍,女生(包括女友)也不是特别的讨厌他。

  但是在男生面前,他一般就会流露出本色,肆无忌惮地评价着在实验室一起工作的女生的奶子和屁股,甚至连男生们的女友或者爱妻也不放过,对她们评头论足,甚至猜测她们在床上的表现。不过不得不说,老赵在这方面还是有些天份的,他曾经说系里的一个女生会给他老公戴绿帽子,结果果不其然,当然,也许是碰巧。

  也是因为女生普遍对老赵的印象也不错,所以老赵也没少趁机揩油,不过同实验的男生虽然知道内情,但是大多也能理解,毕竟他是一个老婆不在身边的大叔啊,饥渴也在情理之中,所以往往也睁一只闭一只眼。

  当然,他也有过份的时候,实验室的一个师兄刚有了一个Baby,师嫂带着Baby到实验室给大家看,后来娃娃哭了,师嫂掏出乳房,把乳头塞在娃娃嘴里哄他安静下来,这时一般的男生都识趣的转过身走开,但是老赵居然仍然目不转睛的看着,甚至藉口去轻拍娃娃,去摸师嫂的奶子。他的嘴里还振振有词,说他有小孩,对小孩比较有经验。干!他是对女人比较有经验吧?

  拍这个短片的时候还是夏天,那时候女友在附近一家很大的电器公司做有关财务方面的实习,而我暑假则在实验室作助理研究员,工作不忙,但是可以额外拿到不菲的工资,所以才会和老赵一起熬夜加班。因为在平时,虽然我也去实验室跟着教授干活,但是是作为学习性质的,不像现在完全是工作性质的。

  记得那天女友因为有公司的应酬,需要和他们部门的经理去陪一个大陆来的采购团吃饭,所以晚上会回家晚一些,也是因此我觉得一个人在家无聊,才会志愿来和老赵加班。因为只是守候实验,工作并不多,只要等实验完成时,作一下产率分析就可以了,其它的东西有别人来做,所以大部份时间只是和老赵喝啤酒闲聊,谈论的话题自然也离不开女人。

  老赵断言我女友虽然表面看起来清纯,但是骨子里绝对风骚,我自然不能承认,直接以「干你老母」回应。他说他有证据,他看过我和女友拍的春光照,女友的表情很是享受。

  他这番话说得我一个激灵,我虽然拍过不少女友的春光照,但是都是很隐秘地藏在自己的电脑里,他怎麽会看过?所以我当时就装傻,说不明白他说的是什麽。但是老赵说,他利用我留在实验室电脑远程登录终端里的IP和用户名登陆我家里的电脑。

  「干!你胡说八道,你怎麽知道我的密码?」我仍然不相信。

  「和你在实验室服务器上用的密码一样,我一次就试出来了。」老赵得意地说。

  就在我不知道该怎样回应的时候,实验室的电话响了,我想转移话题,就去接电话,是女友。因为我们的实验室在地下二层,没有手机信号,所以女友就打了固定电话。她跟我说她应酬回来了,因为喝酒的缘故,她今天没有开车,所以坐了轻轨电车,现在就在学校外面,她要来找我。真是事不凑巧,偏偏在这个时候……女友没有我们大楼的钥匙,而大楼五点以后都是自动上锁的。所以我去一楼接女友,老赵起身去巡视实验设备。女友一身OL装束,漂亮而又性感,只是浑身酒气,看来陪客户的时候没有少被灌酒,不过她神智还算清醒,跟我说幸好他们的经理帮她顶了不少,国内来的人都很能喝酒。

  把女友扶到实验室的休息室,那里是我们平时吃午饭的地方,有一个长条沙发,可以让她在那里休息。可是刚坐定,老赵就屁颠屁颠的跟来了,他仍然色迷迷地看着女友,然后对我说:「小王,你去给她倒点儿热茶吧,我抽屉里有不错的龙井,泡浓一些。」干!他倒会做人,指使我去干活。

  我只好去泡茶,而女友似乎还很兴奋,拉着老赵跟他说刚才喝酒时他们刚玩的一个游戏,好像现在国内很流行,大致是一个猜数字的游戏。老赵似乎很快就学会了(干,也许他原来就知道),等我泡茶回来,女友告诉我,她已经输给了老赵五顿午餐了。

  唉,喝煳涂了的女友怎麽可能赢老赵呢?我害怕她继续输下去,就和她说:「你别和老赵玩了,和我玩吧!」可是她这时倒不煳涂了,她说赢我的午餐是白赢,反正也是一起吃的,赢老赵才是赢。晕倒,她现在可是在输啊!

  一会儿工夫,她就欠老赵两个星期的午餐了,她说她要赌一把大的,用我来作赌注,赌她输掉的午餐,外加三个哈根达斯。我制止她,不让她继续玩下去,让她躺着睡一会儿,可是她执意要玩……并且,她赢了。

  胜利更刺激了她的争强好胜,她自然不停劝我继续玩下去,输输赢赢……最后,她把我都输给老赵了。可是她这时兴头一点儿都不减,还要继续和老赵赌下去。

  老赵奸笑着说:「你已经没有赌本了,结帐吧!」而女友居然不甘心,想了一想,说:「我还有,还有,我如果输了,就给你吃咪咪,我知道你一直盯着我咪咪看看的。」干!女友真是喝煳涂了,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我和老赵都吃了一惊,老赵很有深意的看着我笑了一下。

  我连忙阻止女友,可是女友却说:「你现在是老赵的,我不听你的。别急,这次我肯定赢,把所有的东西都统统赢回来。嘻嘻,我今天晚上陪他们吃饭的时候可是一直在赢啊!」鬼才相信她一直在赢呢!如果她在赢,怎麽会被灌这麽多酒?

  我正要阻止女友,可是这时老赵却低声对我说:「难道你不想看我赢麽?嘿嘿!」他故意把「看」字说得很重。干,莫非他知道了什麽?

  我的一迟疑,女友已经开始和老赵玩新的一局游戏了,毫无悬念的,女友输了。老赵淫笑着对我说:「嘿嘿,你的手机可以录像吧?」……后记:老赵的溷蛋之处在于他失言了,他不仅吮吸了我女友的奶子,居然还摸了女友的小穴(虽然是隔着内裤),而对于酒醉的女友,这些刺激已经足以把她……各位大大还是亲自看吧!

  ***    ***    ***    ***后记二:老赵显然经验非常丰富,这点从他的耐心就可以看得出来,当他要吃女友的咪咪的时候,我以为他会粗暴地撕开女友的衣衫,尽情地揉捏,但是事实上,大家可以看出来,他并不是一个急色鬼,而是颇有耐心的一点一点品嚐。

  而女友的表现也出乎我的预料,各位大大们可以看到,老赵刚把女友的内衣剥下,女友的乳头就兴奋地竖起了,而当老赵一边吮吸女友的乳头、一边隔着丝袜揉动女友小穴的时候,女友更是显然的动了情,在老赵违背约定去触摸她的肉穴的时候,她竟然没有抗拒,也没有夹紧腿抵抗,相反,她甚至配合地敞开了双腿,并且老赵不过才挖动了她的小穴几下,她的内裤就已经渗出水渍来……难道女友真的是像老赵说的那样?

  其实每个人心中大概都有一种矛盾,既希望自己的女友足够风骚,能够给自己带来极致的性爱体验,但是又会担心女友的贞洁,担心违背道德,但是也正是这种游走在道德边缘的行为,才会有给人更大的性爱刺激吧!

  所以在这时,我虽然因为老赵爱抚女友而感到无比兴奋,甚至有当场掏出大肉屌打手枪的冲动,眼前也幻想出了我和老赵还有女友3P,然后把精液一起射在女友丰满的双乳上的场景。但是在那个时候,我还没有那麽的疯狂(也许调教是双方的:不仅要调教女友配合,也需要调教自己的心理),所以我在老赵试图把手伸进女友丝袜中的时候,一把制止了他,把女友拉在一边,胡乱地整理好她的上衣,轻声的跟她说让她喝点茶,靠着沙发休息一下。

  然后我拽起老赵,狠狠地对他说:「走,要一起去看看实验设备了。」老赵自然很不情愿,但是看我很认真的样子,自然也不能强来,只好跟我一起站起来准备出门。

  而这时女友还迷迷煳煳的问:「谦,你们去哪里?我也要去,我要和你们一起玩。」我跟她说我们要看一下实验设备,让她在这里稍微躺一下,然后就拉着老赵出了休息室。

  为了防止女友喝醉走出来出意外(因为我们实验室有些区域是危险的),我刻意地用钥匙把休息室的门锁上了。虽然这样只能使外面的人无法进入,里面的人仍可以旋开把手出来,但是这样起码给了我一些安全感。

  拉着老赵走到了走廊里,我在有些生气的对老赵说:「你过份了啊!」可是老赵仍然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反问我:「难道你看得不爽麽?我还没把你老婆衣服解开(老赵一向称我女友为我老婆的),你鸡巴就硬了,我看到了。」「操你妈!」大概是被老赵说中了心事,我无话可说,只好骂了他一句。

  「其实不怪我,怪你老婆太风骚,如果她开始不配合,我当然也不敢乱来,可是她……嘿嘿……还记得我说的吧?」老赵继续嬉皮笑脸的说。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麽才好。

  见我不语,老赵继续说:「还有一件事我还是告诉你的好,你老婆的奶头上有烟和酒的味道,估计今天晚上和她一起吃饭的人不是什麽善茬儿,肯定没少揩你老婆的油,怪不得她说要用吃咪咪来作赌注,恐怕她和那些人喝酒的时候,已经赌过了吧!哈哈,说不定,连小穴都被插了。」老赵猥琐的笑了……

  (2)女友被色大叔狂插

  因为圣诞节的缘故,陪女友出去玩,不好意思,现在才重新写过。

  那天女友被老赵吸过奶之后,虽然并没有什麽别的事情发生(和各位大大想像的不一样,小弟那时候还是比较克制的),但是小弟和老赵的关系却密切了很多(干,说来汗颜,竟然是因为他吃了小弟女友的咪咪),他也一再宽慰小弟不必介怀,要趁年轻多尝试些新的东西。大概是为了让小弟心里平衡一些,他给我看了他笔记本电脑上的一些东西(被老板骂过以后,老赵总算买了一个廉价的笔记本电脑放在实验室里使用)。

  那是他老婆的照片。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老婆的照片,虽然老赵四十出头了,但是他的老婆却只有三十五、六岁,长得漂亮可人,身材高挑丰满,是老赵出国前工作的那所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虽然这些只是赵嫂工作生活的照片,但是已经看得小弟垂涎三尺、浮想联翩了。

  老赵看着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老婆的照片,嘿嘿一笑,问道:「想不想看点更刺激的?」我这才回过神来,咽了口唾沫,也顾不得什麽斯文体面,几乎是流着哈喇子的说:「想,太想了。」这时老赵熟练地点开一串文件夹,然后打开了一张图片,乍一看,这张图片也没什麽的,只是赵嫂穿着医生的白袍坐在桌前的照片,但是仔细一看,我几乎要流鼻血了,因为赵嫂显然里面没有穿乳罩,丰满的乳房顶在白色的外衣上,乳头把外衣支起两个明显的凸点。

  接下来的一张就更过份了,赵嫂故意把白袍的扣子解开几个,透过她胸前绽开的缝隙,她的大半个乳房已经露了出来,甚至可以看到浅色乳晕的边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羞,赵嫂秀丽的脸庞也变得红润起来,显得异常诱人。(干,至少小弟已经被引诱得心跳加快,裤裆里的大肉棒早已经变得火热坚硬起来,如果不是老赵在场,我可能已经忍不住要打手枪了。)「这可是你嫂子上班时候的装束啊!哈哈……」老赵淫荡地笑了。

  「啊?真的?难道不怕被别人看到?」我有些吃惊。

  「怕什麽?就是为了让别人看到啊!你嫂子本来很保守的,但是在我的调教下,已经变成床上的荡妇了,每次都让老子爽翻天啊!哈哈……」老赵得意的笑了,似乎还在回味。

  「但是嫂子怎麽会同意呢?」我也有些憧憬老赵的体验。

  「很多女人骨子里都很骚的,关键是看你会不会发掘。嘿嘿!」老赵继续得意。

  「那你是怎麽发掘的?」我问。

  「嘿嘿,让你看一个Video吧,这可是我很珍贵的收藏啊!看了以后咱们俩可就扯平了,哦,不,你欠我的,毕竟我还没有看过你老婆的小穴。」老赵一边淫笑,一边点开了一个文件夹。

  Video应该是很早以前录制的,后来又翻录在电脑上,录像的一开始是猥琐的老赵在调整摄像机的位置,那时候老赵看上去还不老,大概比现在要年轻十几岁吧,如此算来,大概也是90年代的事情,那时候DV还不流行,恐怕老赵用的还是V8,这样的偷拍的场景一开始就抓住了我的心。

  设置好摄像机后,老赵就离开了。看那个屋子,应该是医院医生的一个办公室,有一张简单的桌子,在屋子的一角有一张用来给病人作检查的病床;摄像机应该是放在医生侧背后的书架上的,因为侧面有一本书遮挡,应该是一本药典之类的手册。

  过了一会儿,进来了一个女医生,仔细一看,应该是十几年前的赵嫂,比起现在的成熟,那时还有几分清纯,大概二十多岁,应该是刚刚工作不久。她到桌子前坐下,显然不知道屋子里已经被放了摄像机。又过了一会儿,一个五十多岁的胖老头走了进来(老赵在旁边插话说,这是她们医院管人事的副院长),老头问赵嫂工作习不习惯什麽的,说调动工作不容易之类的。

  但是没说两句,那个胖老头就开始动手动脚,赵嫂徒劳的抵抗着,说这样不好,可是老头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他起身把屋门关了,对赵嫂说:「放心,今天下午不会有病人的,医院在组织学习。」然后就去亲赵嫂,赵嫂低头躲,然后老头就怒了,骂道说调工作都是他批准了才行的,如果她不答应,他就跟她老公(应该是老赵吧)说她去他们家送礼时被他操过之类的,然后赵嫂不躲了,听到她哭了。

  老头强行拉起了赵嫂,把她推倒在那张给病人看病的床上,赵嫂的头朝里扭着,老头急不可耐地亲着她,撕扯开她的白袍和内衣,赵嫂一对丰满的双峰绽露出来。胖老头见状,用一张胖脸在赵嫂白净的胸脯上蹭来蹭去的,贪婪地吮吸着赵嫂的奶头,赵嫂把头换了个方向,扭向外面,没再哭了,但是闭着眼睛,眉头紧锁。

  老头嘴里不知道小声地嘀咕着些啥,还有低声的笑声,用指头去揪赵嫂的奶头,还拿胡子去扎赵嫂的奶子。接着老头弓下腰,伏在赵嫂的两腿之间,大概是在舔赵嫂的小穴,赵嫂的两条光腿就蜷了起来,很白。

  老头舔得很投入,赵嫂的眉头也渐渐地舒展了,后来又紧锁了,老头仍然用两只手捏着赵嫂的屁股在那里舔弄,赵嫂慢慢地开始小声哼哼了。过了一会,赵嫂开始用指尖揉自己的奶头,仍然闭着眼睛,脸上的表情很复杂,老头的动作也加快了,赵嫂的哼哼声也变大了。

  老头突然直起腰,胡乱褪下裤子,压在赵嫂的身上,不停地上下插动起来,赵嫂开始大声地叫唤,老头也开始大声地喘气。突然赵嫂的喊声戛然而止,凝结在空气里,手脚像个蚂蚱一样勾在老头的身上,使劲儿地喘起来,而老头又继续插动了几下才瘫在赵嫂身上。

  过了一会儿,他们起身开始穿衣服,老头低声问着赵嫂什麽,赵嫂仍然低着头,脸蛋粉扑扑的,有些害羞的在笑。

  干!看到这里,小弟正想插话,但是老赵示意我说还没有完。果然,老头走了以后,赵嫂坐在桌子前翻看了一会儿病历,然后竟解开已经穿好的衣服,开始自慰起来,这和她抗拒那个胖老头时简直判若两人!

  「你怎麽知道会有事情发生,而提前去放摄像机的?」我一边回味着刚才的Video,一边忍不住问老赵。

  「嘿嘿,因为我聪明,算到了啊!当时我和你嫂子正两地分居,我那时候刚三十岁,拿了博士学位在那家大学的医院以及生化实验室做研究,想把你嫂子也调动工作到这家医院。当时调动工作很难的,完全是医院领导说了算,我不知道去给领导送了多少的礼,都没有结果,后来你嫂子等不及了,就自己毛遂自荐去找了管人事的副院长一次,后来居然就成了。

  那天你嫂子从副院长家里回来,我就觉得不对,因为她头发凌乱,衣服也不整齐,当时我就想,不会被副院长给操了吧?不过这样的想法反而让我觉得很兴奋,就想干她,但是她却说自己没洗澡,身上脏,不让我碰,但是这却更加激起了我的兽慾,硬是扑了上去,果然,我摸到她小穴的时候,发现里面黏煳煳的,应该是那个溷蛋老头的精液……嘿嘿,这种事情如果发生过一次,肯定会有第二次,所以我就被我料到了,不过从那时起,你嫂子也慢慢地变得越来越有味道了……」老赵的这席话,还有这段Video让我遐想了很久,心里也忍不住蠢蠢欲动,但是见到女友,还是不得不板着脸,追问了她为什麽那天晚上会和老赵那样的玩闹,让我很没有面子,可是没想到女友竟然反问:「切!这有什麽,难道不是你先把我的裸照给老赵看的?那索性让他也摸一下好了。」啊?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反问道:「我什麽时候把你的裸照给老赵看了?」「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上上周三,我下午没什麽事情,提前从实习的公司回来,到学校找你,进了你们的办公室(办公室密码锁的code女友是知道的),结果发现一个人也没有,我转到办公室后面的隔间想找个人问问看你在什麽地方,结果撞见老赵在对着电脑屏幕打手枪。我本来想避开,但是一看屏幕,发现他打手枪的照片是我的!我当时就气炸了,捶了他一拳,打了他一个魂飞魄散,问他那照片是哪里来的,他说是你给他的!」女友很有理的说。

  干!这个老溷蛋,自己偷偷remote access了我的计算机,居然还拷贝了出来打手枪,还栽赃给我!

  「然后那个老家伙还腆着脸的问说,既然我看到了,能不能让他摸一下?我当然暴打了他一顿了。但是昨天晚上被他摸,发现他的技巧不错哦!早知道就让他摸了。嘻嘻!」女友故意气我。

  但是说实话,我心里却一点儿也不生气,甚至酝酿着一股冲动……又是一个需要加班的夜晚,又是我和老赵当值,女友这次又来实验室陪我,但是她是清醒的,虽然和老赵说了一些荤笑话,但是却没有任何的越界行为。大概到了凌晨一点多,闲着也是无聊,我就对老赵说要到净化空间去一趟,做一些明天要用的催化样本。因为催化剂是铂(白金),女友一定也非嚷着要去看白金(其实没什麽可看了,只是放在靶子上的一小点金属,通过粒子轰击激溅,把它镀在一层催化表面上),所以就和她一起去了。

  净化空间是要绝对防尘的,所以它的前半部份其实是一个更衣间,在里面换上专用的白袍才能进入。女友既然要进去,自然也要换上白袍,但是就是在她换衣的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赵嫂的那段Video,顿时身上有一股无法抑制的冲动,把刚刚穿上白袍还没有系好扣子的女友推倒,让她趴在换衣服时用的长椅上,掀开她袍子的后摆、褪下她的内裤,幻想着胖老头干赵嫂时的场景,心急火燎的就想插入。

  因为没有前戏,女友还根本没有进入状态,但是我只是用龟头抵在她的阴唇上下滑动了几下,她很快就淫水泛滥了,真是个骚货啊!我扶住她翘起的屁股,龟头对准她的小穴,一用力,「滋……」的一声,一整根大肉屌一插到底,阴茎被温软湿润的小穴包裹,爽得我不禁得喊出了声。紧接着飞速的抽插起来,而女友也忍不住随着我的每次抽动开始「嗯……啊……」起来。

  因为满脑子都是赵嫂和那个胖老头做爱的淫靡场景,身体异常兴奋,所以只抽插了不过几十下,腰眼一酸软,竟然忍不住要射了,赶紧拔出阴茎,将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在女友的大白屁股上,不住地喘着气。

  女友显然还没有爽到,意犹未尽地看着我,双眼春波闪动,可是无奈我射完之后肉棒就变成了小肉虫,没了刚才的神威。

  但是这时,更衣间的门突然开了,是老赵!他淫笑地看着赤裸的我和女友,对我说:「年轻人就是心急,也没什麽技术。」干,原来他一直在偷看啊!

  女友见他进来,慌忙赶紧想拉着白袍遮住自己的身体,但是老赵却说:「嘿嘿,有什麽可遮的,又不是没看过。」一边说,他竟然一边扯掉了女友身上的白袍,女友的白屁股顿时裸露在更衣室青白的灯光下,她那修剪过的阴毛、粉嫩肥美的仍然挂着透明黏液的阴唇,被我和老赵看得清清楚楚。

  「讨厌!」女友尖叫起来。可是老赵全然不顾女友的叫嚷,竟然分开女友的双腿,伸出舌头向她双腿间那最柔嫩的肉缝深深的一舔,「啊……」毫无防备的女友被他这一弄,雪白的身体像是被电击了一样突然一震。

  这一声呻吟似乎鼓励了老赵,他更加迅速的舔动起来,有力的舌头不断地滑过女友粉嫩的小阴唇、蹭动着她那可爱的小阴蒂。女友的身体不住地随着老赵的舔舐而颤抖,而她的嘴巴里,在呻吟声中夹杂着呼喊我的名字:「嗯……啊……谦……不要……让他停下来,我受不了了……」我这时仍然愣在一边,看着女友雪白颤动的肉体,有些不知所措,但是仍然裸露着的鸡巴却暴露了我真实的想法,干!刚才还耷拉着的阴茎,现在竟然又开始勃起了!

  「哈哈!你看你老公的肉屌,他想让我干你。」老赵恬不知耻的对女友说。

  「谦,啊……好羞……嗯……啊……」女友的声音逐渐变成沉醉的呻吟,她的双眼微闭,头部忘情地上仰,张开着双腿配合着老赵的舔弄。

  而看着这样的场景,我竟然丝毫也没有阻止的意思,完全的色慾熏心,并且故态萌发的忍不住掏出了手机,打开了摄像功能……

  (3)女友和她的表弟

  本回尚未完成,待续。因为得到各位大大的支持,所以小弟决定先把图片和Video贴出,和各位大大分享虽然在上一篇和各位大大们分享的Video中女友对老赵百般迎合,自己也沉浸在性爱的快乐之中,但是在一开始的时候,事情并没有进行得这麽顺利。

  眼看着老赵在女友身上肆无忌惮,我当时心情其实十分的复杂,一方面和各位院友一样,对于暴露凌辱女友有着强烈的性冲动与幻想;但是另一方面,女友虽然半推半就,但是口中不断地喊我去制止老赵,而我也不能无动于衷。

  大概女友也是一样的矛盾,一方面因为我早早缴枪,她还没有达到性爱的高潮,所以现在应该异常饥渴,甚至会渴望老赵的大肉棒;可是另一方面,因为我在场,她也许有些犹豫,害怕我会怪她。

  所以尽管女友的身体逐渐背叛了她自己,可是她的嘴中却仍然说着:「不要啊……不要……谦,你来让他停手。」而我自然最终也不能坐视,虽然已经半勃起的大肉棒泄露了我内心的真实想法,但是我仍然走到老赵跟前,试图制止他。

  可是老赵却一把推开我的手臂,狠狠地对我们说:「靠!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就别装清纯了,别以为我不知道,钰林连她表弟的鸡巴都不放过,真他妈淫荡,现在装什麽装?」听到老赵这样说,我和女友都暗暗吃了一惊,老赵怎麽会知道的?

  「嘿嘿,被我说中了吧?干!既然表弟都让干,那我这个阿谦的前辈干一下也无妨嘛!哈哈。」老赵淫笑道。

  干,一定是老赵看了我电脑里没有编辑过的原始影音档桉,看到钰林表弟的脸;而钰林表弟来我们这边玩的时候到过我们实验室,见过老赵,所以他认识。妈的,该死的老赵!

  见我和女友仍然在那里发呆,老赵脸色一变,对女友说:「乖乖的把我伺候爽了,我自然会忘记这件事情,否则……嘿嘿,再说了,你老公不是喜欢看你被别的男人干麽?那就让他看个够吧!我的技术可比他好多了,不会亏待你的。」一边说,老赵一边拉女友到他跟前,强迫女友给他口交。开始女友还有些不情愿,但是回头看到我已经完全又硬起来的肉棒(干,尽管老赵这样威胁,但是反而让我觉得更加的刺激),女友低声问我:「谦,你真的喜欢看吗?」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羞愧的点了点头。女友的粉腮顿时浮起两朵红云,她娇羞的对老赵说:「你说话可一定要算数啊!」老赵自然迫不及待的点了点头,于是就有了前面一集里的Video。

  老赵的肉棒虽然没有小弟的长,但是比小弟粗不少,所以就像各位大大看到的那样,在插入的时候,女友有些勉强,不过很快,女友就彻底沉浸在老赵大肉棒的狂插中了。

  而小弟虽然肉棒也早已肿胀难耐,但是仍然在一旁兴奋的观看,看到女友在老赵肉棒下娇躯乱颤,吟啼阵阵,真比亲自干女友还爽……当然这一切只是故事的开始,其实老赵是除了女友表弟以外,第一个当着我面前干女友的人。而老赵看到的那段女友和她表弟交媾的Video,其实是个意外。

  那是刚放暑假的时候,女友刚来美国念本科的表弟小齐顺道来拜访女友。虽然他们从小一起玩大,感情一直很好,但是自从女友出国念书以来,他们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小齐也已经长成一个大人。

  可是女友见到他却仍然像对待小弟弟一样,在机场一见到小齐,就冲过去给小齐一个亲热的拥抱,而我在一旁发现,在被穿着性感的女友拥抱后,小齐明显的勃起了。

  回到我们的公寓以后,女友仍然没有把小齐当外人,她虽然去卧室换衣服,但是为了和小齐说话方便,没有把屋门关严,这正好让坐在客厅中的小齐一览无遗。

  (4)凌辱朋友的妻子

  最近因为和女友订婚,所以一起出去旅行了一趟。回来以后,把旅行的照片发给一些好友,也算是订婚的纪念(当然是正经的照片了)。

  一天晚上,我独自在家,在Skype上看到了一个已经毕业的朋友在线,就和他搭话,聊了两句才发现不是他,而是他的老婆在用他的ID。他老婆和我也很熟,很风骚的一个小女生。说她是小女生,是因为她和朋友的年纪相差比较大,朋友三十六、七岁才结婚,而她那时才二十出头,所以我们原来经常开这对老夫少妻的玩笑。

  朋友毕业后就到了附近一个城市工作,而他的小娇妻却还在我们学校念书,因为是硕士项目,还要等一年多才能毕业,不过因为她读的是商科,和我们不在一个校区,所以平时也很少见面。

  和她聊起来我和女友最近的订婚之旅,她很感兴趣,说他们也打算暑假去那个国家公园旅行,想多询问一下情况,但是嫌打字太慢,所以就要求和我视讯,我接受了她的邀请。视讯接通的那一瞬间,险些让我流出鼻血来!

  她大概是刚洗了澡,只穿了一件粉红色的睡袍,岔开腿坐在床上上网,不仅两条修长白嫩的玉腿一览无遗地暴露在我的面前,我还隐约觉得她没有穿内裤,因为在她两腿之间,我似乎看到了她刮过阴毛留下的痕迹,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马上让我兴奋起来。

  她向我要我们旅行时的照片,我就一边用Skype传给她,一边给她讲解旅行的线路和沿途景观。而她在欠身点动鼠标的时候,我注意到她睡袍的上面也是真空,身体一前倾,一对丰满的乳房就裸露了半球出来,十分诱人。我心里一动,暗暗的想,今天晚上我是吃定她了。

  给她介绍到宿营地旁的一处地热温泉,趁机发了女友在温泉里赤裸沐浴的照片给她,她看了以后,果然大吃一惊,害羞的对我说:「阿谦,你怎麽能让钰林光天化日的就这样洗澡,不怕旁边有人吗?」「有人有什麽关系?自然主义嘛!」我一边说一边又传给她一张照片。那张照片里,赤裸而略显紧张的女友身后,有两个同样在洗澡的中年白人男子,正色迷迷地盯着女友的背影。

  「可是这样的话……钰林的奶奶和屁屁不都别人看到了吗?」她的脸已经羞得通红。

  「何止是看到啊!你看这张。」我又传了一张照片给她,在那张照片里,女友已经坐在了那两个白人之间,两条白藕似的胳膊搭在他们的肩膀上,那两个白人,一个大笑着比出V字的手势,另一个则已经毫不客气地把毛茸茸的大嘴扣在了女友坚挺浑圆的乳峰上,用力吮吸着女友的乳头。

  「啊……你们太大胆了。」她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身体竟不由地颤动了一下,看得出她内心的激动与惊讶,她这麽一动,电脑屏幕的光亮照到了她两腿之间,我可以肯定地看到她没有穿内裤,并且那条迷人的肉缝已经开始变得湿润起来,因为闪动间,她蜜穴的水渍反射了电脑的光亮。我知道她的慾望已经被我挑动了。

  「然后呢?然后怎麽样了?」她竟忍不住,急切的问起我来。

  「然后嘛……你猜呢?」我故意反问。

  「嗯……钰林不会被……不会被两个洋鬼子给那个了吧?」她有些气喘的回答。

  「哪个啊?」我故意装傻。

  「就是那个嘛!讨厌,你知道的。」她说。

  「我怎麽知道你说的是哪个?」我故意吊她的胃口。

  「你坏……下面的照片呢?发给我看看。」看来她已经被吸引了。

  「下面没有照片了。」我说。

  「骗人!我才不信!」她已经有些急不可耐了。

  「下面确实没有照片了,下面是录影,我用我的相机录的。」我说。

  「录影在哪里?给我看下。」她仍然追着问。

  「那不行,你万一拿给别人看怎麽办?除非……」我故意放慢语速。

  「除非什麽?」她说。

  「除非你让我看一下你,咱们这才算扯平。」我说。

  「你不是在看我吗?」她也装傻。

  「当然不是穿着衣服的你了。你既然要看钰林光着屁股被两根大肉屌干,那起码也该让我看看你的光屁股吧?」我开始放肆起来。

  「你……你坏死了。我不看了!」她说。

  「你知道那个白人的鸡巴有多长吗?足足有你老公的鸡巴两倍那麽长、那麽粗!」我故意说得很露骨。

  「你骗人,我才不信!」她反驳。

  「不信你看看不就知道了?」我说。

  「那你给我看……」她说。

  「那你先给我看!」我咬着不放。

  「你……」她不说话了,脸更红了。

  「怕什麽啊?我又不会对别人说。再说,我已经看到你的小肉穴了刚才,谁让你不穿内裤的?」我说。

  「啊?」她下意识的去看自己的腿,马上明白我说的是真的,犹豫了一下,她竟真的爽快地脱下了睡袍,扔在了床头。刹时间,一览无遗。

  她不好意思的一手遮着胸部,一手挡在两腿之中。我守约的把我私密相册上的录影链接发给了她,并且给了她guestid和password。她输入网址和密码的时候,双手自然离开了身体,于是我看到了她粉嫩的乳头和湿漉漉的小穴。

  「钰林原来是被迫的?」她开始观看录影。

  「这个……是啊!我们开车偏离了主路,便按照旅行手册上的指南去寻找温泉,但是走错了路,等我们发现的时候,我们已经闯入了私人的土地,被那两个白人用双管猎枪瞄准,吓得我们一身冷汗。钰林和他们求情,说我们是为了找温泉才迷路的,请他们原谅我们并引导我们出去。他们威胁说,这是他们的领地,就是打死我们也是白打,如果想出去,除非和钰林他们一起洗澡……」我说。

  「你们这两个冒失鬼……不过,不过,钰林似乎很享受啊!那个……那个大肉棒,她吃得那麽卖力,还有,她……她故意把胸部挺给那个人舔……」她说。

  「那麽大的肉棒,女生都该会喜欢吧,你呢?你会去舔那个肉棒吗?你会让他们吃你的大奶子吗?」我问。

  「我……我……不知道。」她说。

  「想要大肉棒就说嘛!你看,你的小穴流了多少水了?」我故意问。

  「啊!」她一听,马上就想用手去遮她的小穴,可是一碰到那里,她竟忍不住的身体一抖。慢慢地,她一边看录影,一边开始轻轻爱抚起自己的小穴来……她不知道的是,我一直在用SkyCap偷录我们的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