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日到一个小富婆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人气:414来源:



圣人云,食色,性也,食是开餐,色又何尝不是开餐呢?食就不用多说了, 单看这个色字,就是几和巴合成的嘛,说穿了就是几巴。

几巴也就是圣人用的谐音吧,意为“鸡巴”,把圣人的话说成现在的大白话, 叫做人有两个巴,上有嘴巴,下有鸡巴,嘴巴也好,几巴也好,饿了就要吃,这 是人的本性或者天性。

我想为何我自称饥饿,原因就在此吧。

当今社会发展迅猛,我与大多数的谷内狼友都很幸运,当几巴发育成熟以后, 正好迎来了新中国大力发展的时期,到处的sn、fl、ktv都成了男人们夜 夜笙歌的好去处。

网络也如香烟一样,每天都伴随着如我此类的狼族,闪着绿油油的双眼去寻 觅那些嗷嗷发春的绵羊。

不管是寻“鸡”,还是觅“良”,我所遭遇的感觉只是“饥饿”,结果都得 挺起自己黑红的棒子,在那嫩红的玉洞中四面八方的搅动,每次喷薄之后,才会 消除那种“饿”的感觉,但很快这种感觉又回到了我的意识之中。

所以,我不断的觅食,饥饿,再觅食,再饥饿,一个奇妙而不生腻的循环… ……

暂别了古都金陵,我又一次来到了上海,这个充满金钱与肉欲的花花世界。

踏出火车站西南出口看到黑压压的人群在窜动,有多少人带着梦想来到这个 城市,但又能有几个人美梦成真呢,何必给自己那么大压力,你看,满街的丝袜 肉女,好好享受吧…呵呵

……………

忙了一天,回到住处,先把上面的嘴巴好好满足了一把,坐在电脑前,意识 中的时针指向下面的几巴,去网上看看吧……

聊到几个兼职,价格都觉得不太合理,何况照片太过靓丽,让我无法分辨真 假。有些兼职,真是愚蠢,愣是把发给客人的照片搞的那么青春无暇,或者风骚 无限,其实大可不必,普通的生活照更能激起男人内心的欲望。

没有什么收获,就上上论坛,看看信息,得到资深狼友的友情赞助,给了几 个性价比不错的楼凤,准备次日去验证一下。

正觉得无聊要下线时,音箱里传出了一声咳嗽,打开一看,是早已发出的验 证消息,到现在才通过,心中暗喜,真是“人在网前必有路,柳暗花明怨妇到啊”, 呵呵………

这里就叫她“雪儿”吧随即一句两句的聊着,由看似随意的发问到带着目的 性的“攻击”,对方的思绪逐渐与我产生了融合,大家聊的不错,有种相见恨晚, 难离别的感觉。

记得雪儿喜欢诗词,但其鉴赏水平实在不敢恭维,纯粹算是爱好吧,当然, 面对如此一个讨好对方的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一首即兴讨好雪儿版本的诗词, 考虑了几十秒,跃然屏幕,发送了过去

今朝遇红颜

晚风化甘甜

有雪来相伴

缘自网络连

还好,雪儿看出了“今晚有缘”四个字,不过当时反应倒不是很大,只是以 “呵呵”二字回应了我的辛苦。

(后来在床弟之欢之后,雪儿说,当时对我感觉挺特别的,因为很少有人在 网上跟她说这些。)

人是好奇的动物,任何人都无法避免,尤其是女人。

雪儿想看我的视频,我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先把自己描述的比较“庸俗”, 看到之后,请她不要过于失望…。

为什么如此说呢,我觉得自己其实并不属于很帅的那种,不能马上给女人眼 前一亮的感觉,所以需要从心理给对方一些反面铺垫,来给相貌平平的我加点分, 提高成功率嘛,这是我最终目标哦!

雪儿的回答在我意料之中………“没事,男人不在乎相貌”

言不由衷啊,女人,真虚伪……

接着,我发了一张我的照片,自认为拍的还是比较阳刚的那种,少妇,应该 能接受这种类型的男人。

当然,还是没有大的反应,只是回了一句“挺不错的呀”

够了,我期待的效果就是这样。

接着,我们视频了,当然,我没有视频,我看到了雪儿,普通的面容,看上 去还算年轻,岁月的痕迹并没有过多印留在她的脸上,关于身材我无法得知,只 能期待不要太令我失望就好了,对良家,的确不能要求过高。

接着,我又发了一首即兴打头诗,呵呵

明朝思雪儿

晚上把话聊

相约上海滩

见证埔江潮

这一次,雪儿沉默了一会,我也没有催促,继续寻找其他红杏,所谓“失意 莫灰心,得意莫忘形”嘛,呵呵接着,雪儿又问了我很多问题,无非是我见过多 少网友,见了面,会如何如何之类,我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一消灭了雪儿 对我最后的一丝疑虑

手机号码如期而获

趁热打铁,当即一个电话过去,压低声音,让自己在电话里显得更加成熟一 些,暗暗bs自己一下,呵呵。

网络到电话的交流,我觉得很有必要,至少是见面之前的一个重要铺垫,这 个过程可以让对方对你的感觉从虚幻到现实,犹如一颗定心丸,提高见面成功的 机率。

……………

早晨,一抹瑰丽的晨曦,撒入荡着浪涛的黄浦江,河面上的薄雾为松江府蒙 上了一层诡异的色彩,仿佛这里有看不清的交易,说不明的关系。

晴朗的太阳悬起来后,绚烂的浦东被映得躺在了干净的大地上。高楼大厦横 七竖八地互相枕籍着,仿佛呻吟,又像挣扎,鸽群在空中转着圈,仿佛是城市里 的唯一的一首散文诗。

忙碌完一天后,今晚的“挑战”开始了……。

短信、电话,成功相约在陆家嘴滨江大道,共赏黄浦江的夜色………共享午 夜的欢愉!

简单的装扮,随即出发。男人简洁干净一些就够了。

来到滨江大道,一片灯红酒绿和纸醉金迷的景象。“小姐”、怨妇、乞丐、 卖花女和外宾以及衣着光鲜的各类成功人士在这里成群出没,宝马、法拉利、奔 驰各类名车在寻找着车位,构成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感叹这里估计是中国最有“品味”的约会环境了。

今天天气格外的好,微微的晚风,灰蓝的天空,沙沙的江水声,这时,手机 振动了,雪儿的电话……

“饥饿,我到了,不过找不到停车位,你来帮帮我吧,我在滨江大道门口, 车牌沪xxxx”雪儿带着歉意的求助居然开车来,这我倒没有想到,看来物质 生活并不是雪儿追求的全部………

“好,雪儿,我马上到,等我”我迈着步子,从江边的阶梯上快速跑了下来 寻觅着车牌,终于发现了雪儿,一辆蓝鸟,日本车,先bs一下打了一个招呼, 没有过多的客气,帮着雪儿四下寻找着停车位,最后还是在保安的带领下,泊好 了车,草,真tmd累………

雪儿还没吃饭,我们沿着滨江大道寻找着餐馆,走了约二分钟,我就貌似自 然的把手扶在了雪儿那娇嫩的小腰上,目的是试探雪儿今晚的“状态”,结果是 没有任何反抗,mg,吾心甚慰………

在雪儿的建议下,我们来到了一家集咖啡、酒吧、茶馆、西餐一体的江边 “酒吧”,一串英文名字,我也没刻意去记它。

选择了店外的位置,在夜色的映照下,我们落座,点餐,雪儿小资的情调此 刻显露无遗,一份意大利面,一份香蕉船。

我点了一壶铁观音,一来我喜欢喝茶,二来,这里的酒实在贵的吓人……

我没有坐在雪儿对面,而是坐在了雪儿旁边,刚刚暧昧的试探让我的胆子更 大了,直接搂着雪儿,凑上了我的嘴唇……

“讨厌,那么多人呢”雪儿娇嗔着,缺无力回避我记得,那个时候,我的几 巴是贼硬贼硬滴……。

雪儿用餐完毕后,我建议给她点一杯饮料,可是雪儿却执意要喝我的茶,而 且用的杯子,说是为了节省,我的雪儿,善解人意的女人,呵呵。

江边的人渐少了,对面浦西的高楼却依然矗立在那里,各式的广告灯光辉映 在浑浊的江面上,将夜上海谱写的唯美、绚烂……

刚刚还漫步于这里的男女,也许已经开始了今夜的潇洒,有的会驾车找个隐 蔽的地方来番野战,有的会选择酒店去恣意的抽动起伏,也有的互道晚安,留下 美好浪漫的道别,而我与雪儿呢,仍然落座在餐桌前,男人焦急地等待着那一刻 的来临,女人则深深的坠入了此刻的安宁,我没有打扰雪儿的沉思,而是温柔的 抱着雪儿,让她的头靠在我结实的肩头,去感悟此刻无法描述的朦胧……

我们聊了很多,从工作压力到男欢女爱,偶尔涉及到家庭,却都闪烁其辞, 我经历了许多这种场合,已经知道“点到为止”这四个字的含义,聊天的气氛, 让我调动的时而欢愉,时而忧伤,时而兴奋,时而无奈……。

“我们去唱歌吧,好久没唱歌了”雪儿突然冒出一句让我几乎晕厥的话没办 法,去吧,我是一个有耐心的猎手。

在正大广场的好乐迪,接近零点,依然很多男男女女,此刻,若在农村,人 们早就进入了快乐的梦乡,而城市的快乐生活,才刚刚开始……

雪儿一首接着一首,期间穿插着与我不断的湿吻、拥抱、摩擦…

快乐的一个半小时,看的出来,她很开心。

从ktv出来,坐在雪儿的车上,倦意阵阵袭来,但,今晚的高潮还没有上 演,我强打精神,继续扮演一个猎手的角色。

“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雪儿貌似沉着的说道“去开个房间吧,这么晚了, 你老公肯定会怀疑你,不如明天回去吧”

“你又想坏点子了吧,用心险恶哦”雪儿说道“哎,别把我想的那么庸俗, 开个标间,一人一床,你不同意,我肯定不碰你”

“呵呵,你说的哦,走吧………”

如此理由,我都觉得有些牵强,却顺利通过,其实,欲行交合,何患无词呢, 嘎嘎。

在连续五个宾馆都没有房间的情况下,我们终于找到了一家有标间的普通宾 馆,泊车,开房,雪儿挽着我的胳膊,兴奋的步入了房间,虽然此刻时针指向2 :45浴室里,雪儿披肩的长发潮湿地洒落在玉背上,肤如瑞雪,齿白唇红,小 巧而鼓溜溜的胸脯,像两瓣被切开的西瓜,倒扣在一起,让人浮想联翩,充血不 止…

雪儿面色红润地洗着澡,淋浴冲在她娇嫩的脸上,她用手揽着飘逸的秀发, 尽情地享受着温热的水丝淋在脸上,那么惬意,那么畅快,那么幸福……

我更喜欢把欢爱的动作施展在床上

我贪婪地把雪儿搂在怀里,雪儿刚刚出浴的肌肤如凝脂一般温润嫩滑,搞得 我欲火高涨,本来想好好欣赏欣赏眼前这个少妇美丽诱人的胴体,然而欲火容不 得我多想了,于是迫不及待地掰开雪儿的双腿,将胀得生疼的家伙塞进去,雪儿 一声轻嗔便惬意而有声律地呻吟了起来。

如以往一样,喷薄之后,又是共浴,接着聊天,雪儿搂着我的脖子,虽然我 讨厌这样的方式,但表面上我很配合……

之后的一句话让我的几巴又一次粗涨。

“你的家伙好恐怖,让我好充实,上天今晚送给我一个那么强壮的男人,我 得好好利用,嘻嘻”

战斗打响了…,很久很久,才结束接着,沉沉的睡去……

加上早上的一次蠕动,雪儿的浪情呻吟进行了三次……

离开了房间,我没有搭乘雪儿的顺风车,互道再见,雪儿驾着她的蓝鸟消逝 在艳阳高照的马路上,我没有打的,没有乘公交,沿着陌生的道路,独自走了一 段。

一夜的辛劳让几巴无力的搭拉在内裤中,此刻我好饿,几巴不饿,嘴巴饿, 人呐,怎么总是那么饥饿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