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同学婚礼上了伴娘完

作者:admin人气:1692来源:

上周同学结婚,新郎新娘都是跟我一起从小玩到大,由于我家住火车站附近,家境不错有辆小车,他们便邀我帮忙参与他们婚礼的筹备,比如购买物品接站什么的,发小有命自然义不容辞,便应了下来。

  婚礼前一天,新郎新娘互相不能见面。由于新郎那边人丁兴旺,叔伯兄弟甚多,所以新郎就把我派到了新娘这边帮忙,反正他那边有什么事情直接打个电话过来都可以。收拾停当正准备出门,接到新娘电话,说正好顺路让我去火车站接人,是她读大学时候的好姐妹,叫做安琪,是这次婚礼新娘邀请的两位伴娘之一,大学时候俩人特别要好,但毕业后就天各一方,这次是特地赶过来给她当伴娘的。

  另一位伴娘是新娘的妹妹,我们从小也是一起玩,互相都认识。

  拿到安琪的联系方式,驾车来到火车站,拨通安琪的电话,得知火车即将到站。安琪的声音很甜,一口普通话让人听得很舒服,心想这妹纸应该是个美女吧。

  一番沟通后,火车终于到站,见到安琪果然是美女一枚,虽然有点babyfat,但是乌黑的长发散落在背后,粉色的背心外面套了件米色开衫,白色长裙勾勒出她美好的身段,很有股清新的感觉,让人眼前一亮。我接过她的行李放到车上,便驱车前往新娘家了。她做在副驾驶座上,期间一个劲儿地表示感谢,说特意赶过来接她给我添麻烦了什么的。一番客套以后,由于到新娘家还有一段路程,我们便互相了解了一下各自的情况。她是大连人,大学毕业以后就回家找了份外贸的工作,目前没有男朋友。而我则是毕业后随着父辈做点生意,毕竟是在省会城市,机会多,且父辈的人脉都在,所以局面也很好打开,几年下来也小有积蓄。

  谈到这里她一阵赞叹,听得我心里也有点小得意。

  很快到了新娘家,又是一番寒暄,新娘带着安琪去房间里试伴娘服、说悄悄话,商量第二天怎么整蛊新郎,我则帮着她家里人清点一下还有什么东西需要准备的,好待会儿再去买回来。不大一会儿,门开了,新娘喊我,说还得让我再跑一趟婚纱店,因为安琪的伴娘服得等她试过才好修改,所以她们之前也没有仔细检查,现在才发现拉链有点问题,得去婚纱店弄一下,让我陪着安琪一起去。正好一番清点下来还有些东西要到婚庆一条街去购买,婚纱店就在那里,我就载着安琪一起过去了。期间我们自然就聊到了婚礼的事情,我半开玩笑似的说新娘真不该找她当伴娘的,她很诧异地看着我,眼睛里分明写满了为什么,我笑了笑,说你这么漂亮,比新娘子还好看,到明天婚礼的时候岂不是喧宾夺主了。听到这话她忽然笑了起来,说了句讨厌,有点害羞地转过脸看着窗外。说实在话,新娘子确实没有她好看。看着她不说话,怕冷场了有点尴尬,我又找了个话题,问起她们是打算明天整蛊新郎的,因为我也是迎亲的一员,所以小小地打探一下。她笑了笑,说就不告诉你,免得你泄密。一番玩笑打闹,彼此亲近了许多。

  到了婚纱店,我们把伴娘服交给老板,说了问题和修改意见,老板说让我们等半个小时改好后再试试,我们便去附近逛了逛,买了新郎新娘的胸饰、撒花、彩带喷雾之类的,在试喷雾的时候还互相喷的闹了一下,弄得脸上头上都有。末了我先清理干净了自己头上脸上的彩带,男人嘛,头发又短,随便拍打抹几下就完事了,她头上的倒是比较麻烦,对着镜子弄了半天还没弄掉,我说我帮你吧,就动手帮她把头上的彩带摘干净了,顺手也把她脸上的一些碎屑给抹掉了。期间她很安静,没有抵触,只是脸上红扑扑的。

  买完东西,我们回答婚纱店,老板也把伴娘服给改好了,她进去试衣服,我就在外面等。过了一会儿听见她叫我,我便走了过去,她说拉链卡住了,让我进去帮她拉一下。我一看,确实卡住了,便帮她往回拉了一下。由于伴娘服是半露肩式的,就是一边露肩一边不露的,所以不能穿有肩带的内衣,她在试衣服的时候就把内衣给脱了,我往下一拉,衣服就松开了,我又比她高,从背后顺着看过去,就看到了两个雪白的乳房,这么香艳的场景,让我瞬间就举枪致敬。由于临近夏天,衣服穿得比较宽松,为了方便拉拉链,我又贴在她背后站着,下体一下子就顶到了她的雪臀。她感觉到有东西顶着,扭动了一下身子,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脸一下变得通红,并立马用手按住了衣服的胸口。我讪笑了一下,往后挪了一下,正好这么一会拉拉链也没再卡了,就帮她拉上去了。试衣间里面有镜子,拉好拉链以后,我便站在一旁看着她,她也没有管我,前前后后转着看镜子里自己的形象,我的目光随着她的转动,注意到了角落里的一堆衣服,最上面的赫然就是一件黑色的bra,貌似还是前扣式的,这妹纸还蛮潮的嘛,刚塌下去的小帐篷瞬时又立了起来。最近有段时间没有消火了,比较容易激动。她看了一会儿以后,似乎觉得还比较满意,就停了下来,看着镜中的我眼神似乎没有停留在她的身上,有点疑惑地转了过来,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发现了角落里的衣服,脸色一下子又红了,赶紧挪了一下挡住了我的视线,转过来正好看到了我鼓起的帐篷,正准备张嘴说话的她忽然楞了一下。我正想转移注意力,便问她衣服试好了没,合不合身。她反应了过来,说试好了,就这样可以了,便说让我出去,她好换衣服。我心里一动,忽然说我帮你把拉链拉下来吧,免得再卡住了。她似乎想起来刚才那一幕,害羞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转了过去,只是把手放在了胸口,我替她拉下了拉链,也没再多看,跟她打个招呼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她换好衣服出来,把伴娘服装好,我们便回到了车里,路上她有点沉默,气氛有点尴尬。我对她说,不好意思,刚才的事…是我不小心,你别介意。她嗔怪地瞪了我一眼,道,你还说…以后不许提了。我连忙告饶,说谨遵老佛爷懿旨,再也不提了。她被我这一句逗笑了,白了我一眼,说谁是老佛爷了,我有那么老么。我说没有没有,老佛爷可没有你这么年轻貌美。经过这么一打岔,我们又恢复了之前的说笑,并且还有一丝丝暧昧萦绕在彼此之间。

  回家新娘家里,已经是到吃晚饭的点了,吃晚饭,照例是终极单身夜趴,男女双方各组织一帮好友去KTV唱歌喝酒。安琪由于只认识新娘和我,便坐了我的车过去,在KTV里也是坐在我旁边。期间,新娘挨个跟我们喝了杯酒,一起跟我们玩了真心话大冒险,期间我们主攻新娘真心话,由于大家都喝了酒,所以大家放的有点开,问新娘的真心话都是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啊,几次坚持了多久喜欢什么体位之类的,大冒险都要求与异性一起。安琪点背也喝了几杯酒,被抽到几次,估计是看问新娘的真心话有点劲爆,一起玩的人除了新娘跟我又都不认识,就选了大冒险,那异性自然就是跟我一起了,什么隔着保鲜膜舌吻啊之类的,把她弄得很尴尬,倒是让我小爽了一把,每次大冒险下来,她都要暗地里掐我一把。

  一番玩闹下来,时间也不早了,新娘由于第二天一早还要化妆,便准备先行离开,安琪作为伴娘,自然也是一起,新娘把我也拉上,说让我送她回家,并且因为新娘家里住了亲戚,所以给安琪在酒店安排了房间,让我送她过去,第二天早上再接她过来陪新娘去化妆。好嘛,我这就是操劳的命啊。

  在KTV的时候我借口是新娘的专职司机,只跟新娘喝了杯酒,玩游戏也都是跟安琪大冒险,就没怎么喝酒,倒是安琪作为伴娘,除了大冒险之外,还被灌了不少,脸上红扑扑的,走起路来都有点踉踉跄跄。我把新娘送回家,拿上安琪的物品,从新娘手里拿上房卡,就开车送安琪去酒店了。下车的时候我看她走路不稳,便先搀着她到了房间把她放在床上,又下楼去车里拿行李。回来到房间一看,发现床上没人,倒是她身上的衣服散落在床上,卫生间里有流水的声音,估计她是在洗澡,就放好行李箱坐着等了一会儿,发现里面除了流水声没有响动,我就喊了她一声,没有回应。就走过去推了推卫生间的门,没有上锁,看见她坐在地上,赶紧进去把她抱了起来,问她说是喝酒了头晕想去洗澡,结果对着马桶吐了一阵就趴那了。我一阵无语,不过好在她喝的也不是特别多,只是她酒量不行,吐出来在那趴了下就情形了很多,然后就发现她准备洗澡进来之前已经把衣服脱掉了,不知道是因为喝酒了反应迟钝还是因为大冒险玩开了,她倒是没有再害羞,反倒是发现我身上的衣服被水淋湿了不少,就让我把衣服也脱了。我怕她再坐倒在地上,也没有出去,就把衣服脱了扶着她,等她刷完牙洗完脸转过来,我的鸡巴已经坚硬如铁了,她一下愣住了,我鬼使神差地抓过她的小手,放到了我的鸡巴上,她条件反射般抓住,眼神有些迷离。我一把揽过她,吻上了她的小嘴。虽然大冒险的时候有品尝过她柔软的红唇,但毕竟隔着保鲜膜,这下倒是真的亲密无间了。我的舌头在她嘴里不断的搅动,缠绕着她的舌头,另一只手攀上了她的玉乳,虽然不大,只有B的样子,但是手感很好,乳头也相当粉嫩。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不住地回应我,握住我鸡巴的手也不由自主地套弄起来,身子也开始扭动了起来,整个身体也慢慢的压在了我的身上,似乎已经腿软了站不住了。

  我放开她,带她一起洗了个澡,期间不住地亲吻她、挑逗她,她的阴蒂早已凸起,蜜穴里也已经泛滥成灾,我用手指探寻着她的桃源深处、抚弄着她的阴蒂,伴着流水声,她的呻吟一阵高过一阵,下身也随着我的手指不断的挺动,在一阵疯狂的挺动和高亢的呻吟后,她整个人瘫软了下来,挂到了我的身上。感受着我的鸡巴的坚硬和火热,她眼神迷离地看着我,气喘吁吁地说你好厉害。这话仿佛是对我的鼓励一般,听到这话心头一阵荡漾,鸡巴更是涨大了一圈,再顾不上洗澡,匆匆洗完擦干就抱着她上了床。

  洗澡的时候我便偷偷检查了一下,她的蜜穴还是一片粉嫩,估计被操的次数很少。我没有只顾播种不顾收获的习惯,虽然车里有避孕套,但是这会儿下去取已经不合时宜,好在酒店设置挺齐全的,床头上就有,撕开一盒套上,架起她的双腿,用力一挺,鸡巴便毫无阻碍地进入了安琪早已泥泞的蜜穴。不出所料,她的骚屄里果然很紧,那种紧紧包裹着的感觉,让我一阵舒爽。虽然高潮过一次,但是她紧窄的骚屄被我的大鸡巴插进去,还是有几分不适应,随着我的进入,她一声轻哼,两条秀眉拧在一起,说了声「轻点,有点疼…」,我慢慢地挺动着下身,轻轻地抽插了几下,看着她慢慢地适应了我的鸡巴,秀眉渐渐地舒展开来,呻吟声也再次响起。随后我渐渐加快了抽插的频率,操得她一阵浪叫,过了一会儿,我放下她的腿,让她翻过身来,从后面插了进去。我双手抓住她的手腕,一阵挺动,她没出借力,也反手紧紧地抓住我的胳膊,长发随着我的抽插有节奏的甩动。也许是这样过于刺激,她的呻吟忽然高亢了起来,娇喘连连,伴随着我的抽插,断断续续地传来她的声音,「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啊…要…要…高潮了…啊…啊…快一点…啊…」听到安琪的浪叫,我加快的抽插的速度,急速的抽插起来,安琪的秀发疯狂的甩动,一阵高亢的浪叫后忽然瘫软了下来,我知道她又一次达到了高潮。我放开她的双手,整个压在她的身上,鸡巴紧紧地抵在她的骚屄里,感受着她的骚屄高潮后的收缩,放佛是有张温润的小嘴紧紧包裹着我的鸡巴在吮吸一样。

  等她缓过来以后,我把她转过来,回到正常的体位,准备再次插进去,她连连告饶,说「你太厉害了,我受不了了」,我心想,你倒是爽完了,哥还没爽够呢,怎么能就这样饶过你,再说这次不让你爽够了还能有下次么。于是俯身亲吻她的耳垂、脖子和乳头,一阵挑逗,答应这次进去一定射出来,看到她又有反应后,立即提枪上马,在抽插了几百下之后,她又要高潮了,这下我再没有克制,一阵疯狂的抽插之后,无数子孙便怒射而出,与她一起达到了高潮。

  云雨过后,她缓过劲来,螓首靠在我的肩膀上,一手在我的胸膛上画着圈圈,柔声说「你太厉害了,人家都快被你弄死了」,我嘿嘿一笑,问她舒不舒服,她低着头,声若蚊蚋地答说「舒服…太舒服了…像飞到天上去了一样」,我说那你还要不要,她立马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今天不行了,身子像散架了一般,实在受不了了。再我的一番佯怒下只得答应明天再找机会满足我。一番清理之后,我便抱着她沉沉睡去,正好第二天早上起床得陪她去接新娘去化妆,也省的让我多跑一段。

  第二天一大早,闹钟就响了,我抱着她起床,看着她换上伴娘服、透明丝袜、高跟鞋,心头又是一阵火气,把她拉过来压到身下又是一番爱抚、摸索,弄得她娇喘连连,直到新娘怕我睡过了打电话过来才罢休,不过看着她穿着高跟鞋走路时摇曳的身姿,我下定决心等婚礼完了一定要找机会就让她穿着这一身狠狠地操一番。

  到了新娘家,新娘和她堂妹(另一位伴娘)已经收拾妥当,正等着我们,我们就直奔婚纱店去化妆,由于新娘妆需要时间比较长,安琪听了我昨天的话,为了避免喧宾夺主,也没怎么化妆,我便提出先回车里补补觉,由于店里人比较多,新娘便说留下堂妹照看便好,让安琪带着她们的包先跟着我回车里休息,有事情再喊我们。我一听,心头大喜,新娘太可爱了,正合我意啊,恨不得给新娘这话点32个赞啊!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赶紧主动接过新娘的包带着安琪回到的车上。

  由于我的车床上贴了遮光膜,也不怕车外有人看见,便直接拉着安琪来到了后排,一番上下其手,弄得她秀发散乱,春潮涌动,当我的手探紧她的裙底时,发现她内裤都已经湿了。我迫不及待地掏出鸡巴,取过车上的避孕套戴上,脱下她的丝袜和内裤,让她翻身坐了上来,顿时我一阵舒爽,她一阵呻吟,她的伴娘服里没有穿内衣,我拉下拉链,露肩的那边顿时露出雪白的奶子,我低头一阵吮吸,抱着她上下耸动。空间的狭小、窗外的路人以及旁边婚纱店里随时可能出来的新娘和另一位伴娘,使得我们觉得格外的刺激,挺动起来也格外的疯狂,看着安琪在我怀里上下起伏,伴娘服半挂在身上,另一边雪白的奶子不住地抖动,我觉得格外兴奋,鸡巴更是涨大了几分,感受到我鸡巴的涨大,安琪也更加地动情,腰肢不断的扭动,不一会儿就大喊要高潮了,我也随之更加卖力地动了起来,抱着她不断地起伏,鸡巴次次都顶到她骚屄的最深处,最后双双达到了高潮。事后等她缓过劲来,我已经取下了避孕套,我取过纸巾帮她把骚屄擦拭干净了以后,便央她帮我清理,她要拿纸巾,我不给,她拗不过我,在我的央求下,把身体挪到了另一边,低下螓首用嘴帮我清理了起来,弄得我相当满足。感受到我的鸡巴又有变硬的趋势,担心新娘化完妆出来发现,她赶紧抬起头,取过纸巾帮我擦拭干净了。我估摸着时间,新娘化妆应该也快结束了,便也没有再让她继续,只是让她答应等婚礼结束再穿着这身让我撕开她的丝袜好好地干一番,起身帮她清理起来。她的内裤已经湿透了,没法再穿,我便收了起来,她只好穿上丝袜,好在伴娘裙并不短,遮得住里面的春光。收拾停当,打开车窗下车透气,发现她的秀发已然散乱,她只好拉下皮筋用手抓了几下重新扎了个马尾(后面有照片可以看到)。

  等我们一切收拾停当,新娘和堂妹就出来了,看见安琪的发型换成了马尾,都很诧异,我赶紧帮她圆场,说刚才出来的时候风比较大,把她的头发吹乱了,所以她就重新弄了一下,也只有扎马尾最方便了,反正她只是伴娘,也不用弄得太好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她们也就没有多问,直接上车回家了。我将她们送到新娘家,还得赶去新郎家里加入迎亲的车队。临走前安琪借口还有东西落在车上了,随我一起下楼。她将我送下楼,在车里亲了我一下,便准备上去,我拍了下口袋,意味深长的对她笑了笑,说「自己小心啊,别走光了」,她娇羞地捶了我一记粉拳,嗔道「都怪你」,我说一会儿开门看到迎亲的人来了注意往我这边靠,我会保护她免得被人吃豆腐,她点点头就下车上楼了。

  迎亲过程挺顺利,冲开房门我也第一时间挡在了她的身边,有她这么个「内应」在,整蛊新郎、找婚鞋什么的也没有太过艰难,当然也没有表现得太容易,不然就把她给卖了。期间趁着人多大家注意力都集中在一对新人身上,我也趁机在安琪身上一饱手福,弄得她水漫金山,大腿根部的丝袜都已经湿了,以至于新郎抱新娘下楼的时候,她都只是小碎步一般挪下楼的,包包什么的还是我帮她拿着。上了婚车以后,她一路上都紧夹着双腿,生怕露陷。好在后来的新婚典礼都很顺利,我帮安琪留着座位,完事后她就坐到了我的身边。吃过饭,新娘伴娘的婚纱伴娘服也就换下来了,准备下午还到婚纱店去,我便主动揽下这个活儿,我的心愿都未了,怎么能就这样还回去了。正好我跟安琪也去过一次了,便跟我一起去,顺便送她回酒店休息,好养精蓄锐后吃过晚饭进行这次婚礼的终极大戏——闹洞房。新娘清点过婚纱等物品,交代给安琪之后,我便拎着袋子跟安琪一起上了车,目的地当然是酒店了,怎么着也得我得偿所愿爽过了以后才能将礼服还回去。安琪看我开车的方向是去酒店而不是婚纱店,便明白了我的心思,可能是今天的几番逗弄,也让她动了情,想起早上化妆时候答应我的事情,她风情万众地瞄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将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甚是惹人怜爱。

  到酒店停好车,揽着她上楼。进了房间,我们便拥吻在了一起,我将她抵在墙上,激烈地追逐着她的香舌,她早已被我撩动了情欲,疯狂地回应着我,双手紧紧地环住了我的脖子,我抱起她的双腿,夹在我的腰上,下身紧紧地顶着她的骚屄,「啊…」感受到我鸡巴的坚硬,她呻吟了一声,呼吸更加急促,更加疯狂地回应着我,身子也不住地扭动。我抱着她穿过走廊,将她压在了床上,将她身上的衣裙一件件剥落,只剩下丝袜和高跟鞋,她也帮我脱去了上衣,抚摸、亲吻着我的胸膛。我压下欲火,将装着礼服的袋子拿过来,她会意地找出伴娘服换上,我拉着她下了床,来到试衣镜前,让她帮我口交。她弯下腰,伸手帮我解开了皮带,脱下内裤,露出早已一柱擎天的鸡巴,有了早上的经历,她也没有犹豫,一手握住鸡巴,张开小嘴便含了进去,小手也不停地套弄,并伸出灵巧的小舌,从阴囊到龟头,每一寸地方都仔仔细细的清理一遍。不一会儿,可能是这样弯着腰站着有点酸,我的手也按在她的头上,她便顺势跪了下来,看着试衣镜里面的有这么个穿着礼服丝袜高跟鞋的美女跪在地上添我的鸡巴,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

  由于下午时间还早,我便没有克制,打算先在她的嘴里射一次,接下来也可以多玩玩,便按着她的头快速的挺动了起来,急速的抽插让她有点不适应,但被我按住没有办法,只能强忍着,随后一阵快感袭来,一股股浓密的精液便射在了她的嘴里,把她呛得一阵咳嗽,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拿过纸巾正准备吐掉嘴里的精液,我挑起她的下巴,让她将精液吞掉。她拗不过我,便吞了下去。我问她好吃吗?她调皮地一笑,站起来就要吻我。已经排出体外的我当然不会再收回来,便让她去漱口。

  看着她因为漱口撅着的翘臀,我心里一动,便跟了过去,从后面隔着丝袜抚摸她的裆部,稍稍一用力,已经湿透的丝袜便被我撕破了,露出里面的骚屄。我问她「一天都没穿内裤,是不是很刺激?」,她嗔怪地回了我一眼,道「还不都是你害的,让人家内裤都湿了,还怎么穿啊,要是被人看见了,我还怎么见人啊」,我笑了笑,继续追问「怕被人家看见还流这么多水?」,她被我弄得娇喘起来,索性也就放开了,说「婚礼那么多人,生怕走光被人看到了,越是担心,就越是忍不住去想那样的场景,就越刺激,下面流水一直就没停过」,我邪笑了一下,手指抚弄着她的阴蒂,继续问道「都想了什么样的场景啊?」,她似乎也进入了幻想的状态,眼神迷离,一边呻吟,一边说到「啊…啊…被人看到了…婚礼结束我下台的时候便被他堵住…啊…啊…他把我拖到了洗手间里…像你这样…撕开了我的丝袜…啊…插进来操我…啊啊…」她忽然快速地扭动了起来,双腿紧紧地夹住我玩弄她阴蒂的手,然后在一声高亢的呻吟后停了下来,身体不停地抖动、抽搐,她在幻想中已经达到了高潮。看着她的身子瘫软下来,整个人都靠在洗漱台上,我的手指继续继续挑逗着她的阴蒂,不让她从刚才的状态中退出来,继续问她「婚礼上那么多男人,你最想谁把你拖到卫生间里用鸡巴操你啊?」,她被我逗弄得似乎又动了情,又呻吟起来,「啊…啊…我最想要你的鸡巴操我…啊…把我拖到卫生间…狠狠地操我……啊…我要你…快点操我…插进来操我…啊啊…快点进来…」

  我拉着她除了卫生间,将她压到了床上,分开她的双腿,挺动鸡巴进入了她早已饥渴难耐春潮涌动的骚屄。随着我的挺动,她又呻吟了起来。由于刚射过一次,这一次干得更是持久,中间换了好几次姿势,跟她尝试了各种体位,直干得她高潮连连。我还让她换上了新娘的婚纱,撩起纱裙便插了进去,最后,我一边干她,一边给她设置着场景,让她幻想着自己在婚礼上,在众目睽睽之下穿着婚纱被我干着,在这种性幻想下,我跟她一起达到了顶峰。

  一番大战下来,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多,整理了一下我便拉着疲惫地她出门,将沾有我们体液的礼服还给了婚纱店。找个地方吃了点东西补充体力,新娘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问安琪我们在哪里,喊我们过去吃饭。路上也得知安琪明天就要回大连了,气氛顿时有点小伤感。原本我心里就有所准备,知道婚礼结束她就会回去,只是忽然时间过得好快。一路上我们心情都有点低落,吃过饭,要闹洞房了,安琪好像收拾好了情绪,人又活泼了起来。我们一帮人拥着新郎新娘进了洞房,就开始闹洞房了。气氛很活跃,新郎新娘也很配合,什么喂糖之类的都是小CASE,后来不知谁拿了根香蕉,让新郎夹在皮带扣下,让新娘吮吸着吃掉,这让我想起来下午安琪给我口交时候的情景,不由地看向了她,她正好也朝我看来,四目相对,我嘿嘿直笑,她又偷偷掐了我一下。闹洞房的气氛越演越烈,大家的点子也越来越劲爆,最后我们让新郎新娘钻进被窝,将衣服一件一件地脱掉丢出来,直到脱光,并让新郎以传统姿势压在新娘身上,让新娘呻吟出声才算罢休。

  闹完洞房,仍旧是我将安琪送回酒店。由于第二天安琪就要走了,安琪在床上显得有点疯狂,似乎要把握住这最后的放纵的时间。我没有顾着自己下午已经射过两次,极力地配合她、满足她,一次次将她送上了云端,将精液射在了她的脸上、嘴里,鸡巴软了便让她帮我口交再舔硬,再插进她的骚屄,直到后来我们俩相拥着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我们没有再做,我抱着她说了会儿话,约定经常联系,答应去大连看她。由于新郎家里还有亲戚没走,昨晚便已经将送安琪去火车站的任务交给了我。看着时间差不多,安琪给新娘打了个电话,我们便退了房,开车到了火车站。虽然没有站台票发售,我随便买了趟即将发车的短程火车票,就送她进站了。上车将她的行李放好后,她跟着我来到了站台上,依依不舍,看着发车时间快到了,我让她上车,她走了两步,忽然跑回来抱着我,跟我拥吻了一番,眼神定定地看着我,说「一定要来看我」,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便头也不回地转身上了火车。我心下叹息,多好的姑娘。

  虽然她走了有一周了,但是我们还是经常联系着,电话里也洋溢着她对我的思念。回想起那几天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她害羞时候的模样、她放纵时候的疯狂,仍然时时闪现在我脑海,心头也是阵阵火热,心里盘算着近期的安排,准备找个时间去趟大连,给她一个惊喜,也好好滋润一下这个惹人怜爱的姑娘。

字节数:1834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