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我是一个三十六岁的女人作者:不详完

作者:admin人气:931来源:

我是一个三十六岁的女人
什么事情的发生或者开始都是有原因的,甚至包括一个女人是怎么变成荡妇的。
  我是一个三十六岁的女人,到现在只有过一个男人,那就是我丈夫。结婚的时候,我还是个处女,在婚后的十一年里,我也只让他一个男人碰过。但是,再过四十八小时,他就要变成碰过我的许多男人中的一个了。
  ***    ***    ***    ***
我的名字叫米哈丽娃,这也是我曾外祖母的名字,她1917年从俄罗斯移民到美国。当时,她和我曾外祖父看到形势很不好,就在十月革命之前逃出了俄罗斯。在美国,我的同学们很不习惯叫我的俄罗斯名字,他们总是叫我米奇。所以,慢慢的我就从米哈丽娃变成了米奇。
  认识我丈夫盖瑞的时候,我正在大学里攻读经济学学位。当时,我需要一份兼职工作,在报纸的广告上,我看到一个叫哈姆的牙科医生要找一个兼职的办公室助理,帮助他做些诊疗记录什么的,于是我就去应聘。我在学校学的是注册会计师,认为自己做一个记录员还是绰绰有余的。当时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这次应聘会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
  应聘后,他们告诉我,工作的时间是每周一、周二和周四,一天工作四个小时,工作时间可以根据我的课程表进行调整。哈姆的业务扩张得很快,不久,他就又找了一个合作者和他一起经营他的牙科诊所,这个合作者就是盖瑞。
  尽管我还是个处女,但我第一次见到盖瑞的时候,阴道就禁不住流出水来。
  我不知道该把这种感觉叫一见钟情呢,还是该叫一见骚情,反正见到盖瑞的第一眼我就想要他。幸运的是,感谢上帝,他似乎对我也有同样的感觉。
  在他来诊所的第二周,盖瑞邀请我和他一起出去吃饭,而这次就餐约会引来了更多的约会。四个月后,他向我求婚,我愉快地接受了。又过了三个月,我们举行了婚礼。十个月以后,我生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贾森,两年后,又有了双胞胎儿子特里和托尼。由于结婚和生孩子,我没有成为注册会计师,而成了一个家庭主妇。
  有一天晚上,当我为去参加一个聚会找衣服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没衣服可穿。家里有一个大大的衣橱,但里面塞满了三个孩子和我的衣服,但是我以前买的所有漂亮衣服都穿不上了,我的身材已经发福了很多。
  好不容易勉强穿上一套衣服去参加了聚会,第二天我就决定去健身房锻炼,我要找回苗条、性感的身材。通过近一年的努力,我终于重新塑造了自己健美、健康的身姿,当年与盖瑞约会时买的衣服终于又可以穿上了。我暗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坚持锻炼,让自己一直保持这样美好的身材和自信。但是,就是这个决定,让我遇到了许多不曾预料的事情。
  ***    ***    ***    ***
如果你没有读牙科,你就不知道那一行的发展。在那一行里,总是有层出不穷的新设备、新工艺和新材料等,需要你不断地学习和更新知识。正因为如此,盖瑞每年都要参加两、三次这类的学术会议、研讨会和新技术设备展览会等等,了解和掌握行业的最新动态。
  每次去开会前,盖瑞总想让我跟他一起去,但我舍不得离开儿子,总没答应他。后来,孩子慢慢长大了,我的父母(确切地说是我妈妈)老想让我儿子回去跟他们一起度周末,她来帮我照顾孩子。五月的一天,盖瑞下班回来,告诉我他要去佛罗里达州的劳德代尔堡市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我对他说:「太好了!这次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了。」
  看着盖瑞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我问道:「怎么了?」
  「你不是永远都不肯跟我去开会的吗?」
  「那又怎么了?什么事情都要有个第一次的嘛,现在就是我第一次陪你去开会。怎么啦,盖瑞?你不希望我和你一起去吗?」
  「不,不是那么回事。」
  「那是怎么回事?」
  「你从来都不跟我去,所以这次我和同事卡尔·阿克尔斯和我一起去,他还为我们安排了一个为期3天的深海垂钓旅行呢。」
  「那又怎么了?」
  「亲爱的,你不是有晕船的毛病吗?两年前我们去海上旅行的时候,7天的行程你就吐了5天,那还是坐的大船,走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
  「那么你们去钓鱼好了,我就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听音乐。」
  「真的啊?我把你一个人扔在那里三天,你不会生我的气吗?」
  「噢,盖瑞,我可是个大姑娘了,单独待着没问题的。」
  ***    ***    ***    ***
听说我们要把孩子放在他们那里一周时间,我妈妈简直要乐死了。她一直把我的孩子看成是婴儿,其实他们都已经很大了,贾森已经10岁,那一对双胞胎也8岁了。把孩子们交给我妈妈后,我们就赶飞机去了佛罗里达州。在那里的头两天,盖瑞都是在开会,而我则出去随便转转。到了晚上,我们就去酒店的舞厅里跳舞。
  离开了家,换了新环境,我们夫妻都性趣盎然,跳完舞总会急匆匆地回房间去做爱。由于他要离开我三天,所以我一直要他使劲肏我,免得他走后我会觉得性饥渴。
  到了第三天,盖瑞和我吻别,坐上小船去和石斑鱼、比目鱼、或者别的什么鱼作战去了。我站在礁石上和他们挥手告别后,回到房间换衣服,准备去海滩上玩。我穿上一件比基尼,拿了一条毯子和一条毛巾,就跑到海滩上去了。
  虽然已经到了春假的末期,但海滩是还是有很多穿着性感比基尼的年轻姑娘们。看到她们,我不禁再次暗暗庆幸自己在健身房所做的努力没有白费。尽管我已经生过三个孩子了,但我的身材比那些20岁左右的大学生一点也不逊色,甚至比一些女孩子还要性感一些呢。
  海滩上人很多,大家开心地玩着各种各样的游戏。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空地,把毯子铺好,躺了上去。离我6英尺远的地方,有一对夫妻坐在沙滩椅上,享受着海风和阳光。他们大概40多岁,那妻子专注地读着一本书,那丈夫则举着一个望远镜看着海滩上的风景。我想,他说不定是在偷看那些穿比基尼的年轻女孩子们呢吧。
  我趴在毯子上,惬意地放松着、休息着,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个男人从椅子上站起来,朝我走了过来。
  「我看你是一个人来的,我觉得你得在你背上涂抹些防晒霜,否则容易晒伤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抹。」
  那男人和蔼的对我说道。
  如果他不是和他妻子在一起的话,我也许会接受他的好意。我转过头朝他妻子那边看了看,只见她依然埋头在她的书里,并没有对我有什么恶意的表示,于是我说道:「非常感谢啊,我愿意。」
  由于怕在晒太阳的时候,比基尼的遮挡会在我身上留下深浅不同的印记,所以刚才我已经把胸罩解掉了,身上只是穿着小丁字裤。说完感谢的话,我趴在那里没动,让他从我的肩膀开始,慢慢地在我后背涂抹着防晒霜。
  「我满手都是防晒霜,现在,趁着我在这里,我再给你的腿上也抹上吧。」
  听到男人这么说,我又飞快了瞥了他妻子那边一眼,看到她并没有注意这里的情况,我也就没有拒绝他。他的手沿着我的大腿后侧,一直抚摩到我的脚丫。
  这男人的抚摩真的很舒服,他的手很大、很温暖,让我的身体非常放松,我就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样让人抚顺着我的绒毛。当男人的双手从我脚丫抚摩上来的时候,我不得不在心里抵抗着想分开大腿的欲望,我很想让他抚摩我的大腿内侧。
  终于,他把我整个后背和双腿都涂抹上了防晒霜,我向他表示着感谢,目送着他回到了他的椅子那里。虽然心里仍然很想让他抚摩我,但我知道不应该再有第二次了,于是,半个小时以后,我起身返回了酒店的房间。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我出门去逛街了。
  那天下午,我再次来到海滩。在我趴在毯子上半小时以后,那个男人又来到我这里,问我是否已经准备好让他再次为我涂抹防晒霜。我往周围看了看,没有看到他妻子,但这里是公共海滩,周围有很多游客,所以我感觉还是安全的,就回答他说我很喜欢他为我涂抹。
  男人告诉我他叫丹尼,从克利夫兰来这里休假的。我告诉他我的名字,并说是随老公来在劳德代尔堡市开会的。
  男人笑着说道:「你丈夫自己出去玩而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一定有一些非常疯狂的性幻想。像你这么漂亮、性感又高贵的女人,一旦单独出现在海滩上,一定是那些大学男生们追逐和挑逗的对象。如果你抵御住那些精力过剩的男生们的骚扰,那你丈夫应该觉得非常幸运。」
  「什么?你觉得像我这样的老女人还能吸引到那些男孩子们?」
  「你别再妄自菲薄了。你看看,自从你来到海滩,那些男孩子们的眼睛就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你的身体。我觉得,他们没有跑过来骚扰你的唯一理由就是,他们看到早上和现在我都和你在一起,他们会以为我是你的丈夫或者男朋友。」
  「哦,这么说,你除了是我的私人防晒霜涂抹师,还是我的保镖?」
  「从某种角度说应该是的,我说的不错吧,对吗?」
  「从什么角度?」
  「也许你并不想让我保护你远离那些种马的骚扰呢。」
  他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着这些话,所以我也用同样的语气回答他道:「不不,我现在还不需要年轻的种马。」
  这时,他已经在我后背和双腿都涂抹上了防晒霜,我感觉非常温暖、舒服和放松。他擦了擦手,说道:「既然你是一个人,今晚和我一起吃晚饭怎么样?」
  我想,与其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看电视,还不如跟他还有他妻子在一起吃晚饭呢,所以我答应了他的邀请。他告诉我晚上7点在酒店的餐厅见面,就离开了。
  他走后,我往周围看了看,发现还真的有不少年轻男人在盯着我看。我感觉自己下身一热,阴道里好像流出水来了。
  ***    ***    ***    ***
晚上6点55的时候,我来到餐厅,看到他已经坐在靠后墙的一个单间里。
  看到只有他一个人,我一边在桌子旁坐下,一边问他妻子怎么没有来。
  「妻子?我还没结婚呢啊。是什么让你认为我已经结婚了?」
  「早上我看你和一个女人坐在一起啊。」
  「哦,你是说那个坐在我旁边的女人吗?」
  「是啊。」
  「呵呵,我不认识那个女人。那时候我看到她旁边刚好有个空座位,就问她那个座位有人吗?她说没有,我就坐那儿了。」
  听他这么说,我感觉有些紧张。虽然他还算是个绅士,今天和他的两次接触他都没有什么非分的动作,但我作为一个已婚女人和一个男人单独吃晚饭似乎并不是很妥当。但我已经来了,也坐下了,就是现在离开,我还要自己找地方去吃饭。算了,既来之,则吃之吧。
  丹尼为我俩点了餐,又要了一瓶葡萄酒,我们坐在一起吃着、喝着、聊着。
  他给我讲述了他在克利夫兰的单身生活,我也告诉他了我的三个孩子以及辛劳而幸福的家庭生活。吃完饭,他建议去酒吧听听现场乐队的演奏,正好我也不想那么早就回房间,就请他先去酒吧,帮我叫一杯玛格丽特酒,我先去卫生间方便一下,再补补妆,然后去酒吧找他。
  乐队的水平真是不错,我和丹尼一边欣赏着演奏,一边讨论着音乐的问题。
  他很喜欢乡村和西部牛仔音乐以及迪克西兰爵士乐,而我则更喜欢现代的流行音乐,于是我们便好笑地争论了起来。突然,我感觉头很晕,酒吧似乎也旋转起来了,酒杯从我手里掉了下去,摔碎在地板上。丹尼问我怎么了,我张了张嘴,却说不话,只能瞪着眼睛看着他。
  「看你的样子,是不是晚饭吃了什么不合适的东西?走吧,我送你回房间,然后叫酒店的医生来看看。」
  丹尼关切地说道。
  在丹尼的帮助和搀扶下,我们慢慢地走出酒吧,上了电梯。我只记得是怎么走出酒吧的,但完全不记得在后面几个小时里所发生的事情了。
  ***    ***    ***    ***
在我的脑海里,似乎总有一个模糊的男人声音在说着什么,好像是「就是这样,肏她肛门」,或者「射进她嘴巴里」,或者诸如此类的话。我有时好像还听到「我肏,她还真经得住啊」,或者「我们已经肏了她多长时间了」。
  当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反应。我记得听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在叫喊着:「肏我,拜托使劲肏我,再来几个人,拜托了,使劲肏我啊」,以及「干啊,干啊,使劲干我,干啊」。
  然后,逐渐地,当我慢慢地从从被麻醉的状态中苏醒过来,我的意识变得清晰了一些。一切似乎都在雾霭之中,我的嘴巴感觉非常干涩。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的嘴唇上摩擦,突然干涩的嘴巴被一股又腥又咸液体湿润了。再没有什么东西摩擦我的嘴唇了。
  我听到了呻吟声,过了几分钟我才意识到,原来那呻吟声是我自己发出的。
  我的身体火烧火燎的,似乎刚刚经历一个非常兴奋的性欲高潮。现在,我的头脑更加清楚,眼前也不再迷茫,我发现自己正俯身和一个从未谋面的男人面对面,他闭着眼睛,呻吟着说道:「动一动,我的甜蜜爱人,骑着我,让我射精,亲爱的,让我射出来……」
  我挣扎着想离开他的身体,但我背后有什么东西压着我,把我按在那男人的身上。我觉得身体火热,热血在延烧,但又有一些刺激和快感从肛门那传过来,有点想放屁或者想拉屎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我脸前晃动,我仔细一看,是一根粗大的阴茎正朝我嘴巴里捅。头脑里一个微弱的声音在抗拒着:「不不,我不想做这个。」
  但我的嘴巴却大大地张开着,舌头慇勤地舔弄着这根侵入我口腔的肉棒。
  现在,我的意识完全清醒了,我终于明白现在有一根阴茎插在我的肛门里,另一根阴茎插在我的阴道里。身后奸淫我肛门的那个男人不断地顶着我的身体,让我前后晃动着,而躺在我身下的男人则挺动着他的身体,让插在我阴道里的阴茎进进出出地摩擦着。
  身下的男人呻吟着叫道:「骑我,就像这样,亲爱的,使劲骑着我……」
  突然,我感觉到一股热热的液体射进了我的肛门,接着,就感觉到那根大肉棒抽了出去。有个人大笑着说道:「你都快把她肚子弄大了,哈哈……」
  另一个声音说道:「现在轮到我了。」
  然后,就有一根坚硬的肉棒再次撑开了我的括约肌。我向后墩着屁股,迎合着身后那个奸淫我的男人。
  「噢,我肏!这骚货的肛门还是这么紧,她还想要呢。」
  一个声音说道。
  我要!我当然想要!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和盖瑞从来没有肛交过。
  啊,盖瑞!盖瑞在哪里?我吐出嘴里正在吸吮着的阴茎,转头在屋子里面四处打量着。我没有看到盖瑞,但我看到了7个陌生的裸体男人,还看到丹尼端着摄像机对着我,但我没有看到盖瑞!为什么盖瑞会让这些人……我的思绪被打断了,刚才那个享受我口交服务的男人抓着我的头发,把他的阴茎重新插回到我的嘴巴里。
  三个男人占据着我身体上下的三个肉洞,我的身体被他们来回顶撞着,又有热热的、熟悉的液体射进了我的肛门,「啊啊啊,我射了,亲爱的宝贝!」
  我身后的男人大叫着,使劲地撞击着我的屁股。
  「下一个谁来?」
  那男人一边说一边从我肛门里拔出了阴茎。我身下的男人赶快说道:「不不,我已经坚持不住了,让我先射了再说。」
  说着,他搂着我的身体翻了个身,把我仰面压在他的身下。这时,我嘴巴里正含着另一个男人的阴茎,当他把我转身压在身下的时候,我正吸吮着阴茎「砰」的一声从我嘴巴里弹了出来。
  男人低头看着我,说道:「你想让我使劲干你,是吗?」
  我想,但是我没说。我的头脑里充满了矛盾的想法。在我头脑里,有一个声音在说:「从我身边滚开!别碰我!」
  而另一个声音却叫着:「来啊!我要!使劲干我吧!」
  没等我回答,我的身体已经为我做出了决定,我的两腿大大地分开了。那个男人咯咯笑着,说道:「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然后就狠狠地插了进来。
  我大声呻吟着,双腿抬起,缠在他的身上,我的指甲掐进了他的屁股蛋,使劲把他拉向自己,让他狠狠地肏我。他的动作越来越猛,我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了。
  「喜欢吗?喜欢我的大鸡巴吗?你一定非常喜欢我的大鸡巴吧,对吗?」
  「是的。」
  我呻吟着,「哦,上帝啊,我太喜欢了。肏我,使劲肏我!使劲肏我……」
  「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你的身体吗,我的小甜甜?告诉你吧,还有很多大鸡巴等着肏你呢,我们会通宵肏你的!」
  「别废话,尽管肏吧。」
  我呻吟着说道,「使劲肏我,拜托,使劲肏我!」
  那男人肏得更狠了,他还伸手下去捧住我的屁股蛋,把我紧紧地抱在他怀里拚命四奸淫着我。时间不长,他就在我的阴道里射了。
  热热的精液喷进了我的子宫,虽然很舒服,但我却还没有到高潮。我已经非常接近高潮了,很希望他能继续抽动,所以,当他想退出的时候,我紧紧抓住他的肩膀,想把他拉回来。
  「不,不!」
  我哀诉着说道,「还没完呢,还没完呢,我就要到了,我就要到高潮了,别停下,拜托你,别停下啊!」
  那个已经得到满足的男人根本不理会我的要求,他甩开我的手,从我身体里抽了出去。但是,随着一阵大笑,又有一根粗大坚硬的阴茎插进了我的身体,然后又是一根,再一根,再一根……当我被肏得失去意识的时候,我记得我的嘴巴里、阴道里和肛门里各插着一根阴茎,还在疯狂地抽动着……
  ***    ***    ***    ***
当我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撒满了整个屋子。我摇晃着脑袋,试图赶走做了一夜的色情淫荡梦。当我完全清醒过来后,我的身体告诉我,昨天晚上盖瑞一定狠狠地肏了我一个通宵。
  我的阴道和下巴又酸又疼,我感觉自己的肛门好像……我的肛门?盖瑞从没有肏过我的……我突然想起来,盖瑞并没有跟我在一起。那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是怎么发生的呢?我只记得我去和丹尼见面、吃饭,但吃完饭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我从床上坐起来,艰难地挪动着双腿从床上下来,把双脚放到地板上。这时我听到一个声音说道:「早上好啊,我的明媚阳光。」
  我转过头,看到丹尼坐在子上。我盯着他看了几秒钟,然后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我给你下了迷药,亲爱的,然后我把你送给我的朋友们和生意伙伴们了。他们玩你玩得很痛快,一些人甚至希望能再次和你玩玩。」
  我惊讶地盯着他又看了几秒钟,然后讪讪地走进了浴室。坐在马桶上,我努力回忆着昨晚的经历。我只能回忆起一些零散的片段,其中一个是丹尼端着摄像机在拍摄我。哦,该死!他干吗要拍摄我呢?回到屋里,我看到我的衣服堆在地板上,猛然意识到我竟然是一丝不挂的,我立刻下意识地捂住了乳房和下阴部。
  看着我滑稽的动作,丹尼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不觉得太晚了点吗,我的明媚阳光?我已经看见了你身上所有的东西,也看见你是怎么使用它们的。坐下吧,我要让你看点东西。」
  我坐在床上,他从地板上拿去那台摄像机,走过来跟我坐在一起。丹尼把摄象机递给我,要我观看从小屏幕播放的画面。我看到自己一丝不挂的跪在床上,撅着屁股,一个男人从后面肏着我,我向后墩着屁股迎合着那个男人。另一个男人站在我前面,把阴茎顶在我的嘴唇上要我给他口交,我张开嘴,舔着那个人的阴茎和睾丸。
  丹尼拿回摄像机,说道:「像这样的画面我录四个多小时的,我的明媚阳光夫人。你需要好好想想,是否愿意让别人看到你这些毫无廉耻的色情录像。你想去报警吗?你想去控告受到强奸了吗?人们会从录像上看到,是你在央求那些男人肏你。我想,你还是什么都不要说,和你丈夫平安的回到家中,留下这段美好的记忆,这样对你来说才是最开心的。我会送给你一盘复制的碟,什么时候你想看看当时的淫荡场面,就可以随时看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
  「因为你是个美丽、性感的女人,又孤身一人,我知道我能拿下你的。」
  我明白他说得没错,我不可能愿意让任何人看到这些录像。我没有再说一句话,穿好衣服离开了他的房间。
  ***    ***    ***    ***
回到我的房间,我在浴室里洗澡一直洗到中午。随便吃了点东西,我就拿着毯子和毛巾跑到外面的海滩上去了。今天情况有所不同,以往我并没有对周围的情况多加注意,但是现在我仔细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我看到一个年轻强壮的男人和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子在海滩上跳着交配式的舞蹈,他们在尽情享受着春假。我注意到男人的下体把游泳裤顶起一个大鼓包,在整个海滩上,凡目光所及之处,无不充斥着疯狂的欲望。
  这时,我注意到不远处有一个年轻的男人在盯着我看,他的裤裆那里鼓起了大包。我琢磨着他那东西到底有多大,我的嘴巴能不能完全含住。他一直盯着我看,而我则注视着他的裤裆。过了一会儿,一群十六、七岁的孩子们跑过来,拉着他的胳膊把他拽走了。
  于是,我转过头去找别的裤裆大鼓包看,脑子里想着同样的淫荡事情。到最后,我对自己说道:「去他的吧,米奇!」
  然后抓起毯子和毛巾,返回我的房间了。换好衣服,我就出门去逛街了。
  可是,满脑子仍然是淫荡的想法。
  在我的眼里,似乎我走到任何地方都能看到淫荡的性欲和行为。年轻女孩子放肆地炫耀着她们的肉体,虎背熊腰的雄性种马们审视着每一个异性,寻找着可以把她们带上床的机会。我看到他们都在注意我,我还看到了--或者说我认为我看到了--他们眼中燃烧着的欲望。看到他们的眼神,我就不禁琢磨着他们在床上的表现。
  在一家女性内衣精品店里,我正在挑选一些性感的乳罩和内裤,一个年轻男人走过来,站在我身边看了半天,然后说道:「那些黑色带蕾丝边的乳罩和内裤非常适合你。」
  说完,就离开了。
  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我的脑海有浮现出一幅淫荡的画面:我穿着那些性感的乳罩和内裤,跪在他面前套动着他的阴茎。
  即使在最普通不过的地方,以及看到那些未成年的小男孩儿,也能让我想起性行为。当我走过一家加油站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正从一辆汽车的油箱口往外抽加油嘴。那个金属的带弯曲的加油喷嘴让我想起了昨晚插在我嘴巴、阴道和肛门里的阴茎。
  在路口,一个男人骑一辆宽大的摩托车在等红灯,两条粗壮的腿支撑在摩托车两边。我的眼睛盯着他骑在摩托车油箱后面的裆部,想着昨晚进入我身体的大肉棒。走在路上,我所有看到的一切都让我想起昨晚的淫乱。
  而且,我无法--根本无法!--摆脱这样的想像,我的身体仿佛还在被那些在我身后奸淫我的男人们推前拉后,我的脸前还晃动着粗大的阴茎。
  浑身像着了火一样,我赶快返回酒店,跑进浴室冲了个冷水澡。我不想去餐厅吃饭,就叫了房间送餐服务。吃完饭,我拿了本书,却怎么也看不进去。打开电视机,频道从头换到尾,却找不到想看的节目,我的心像被猫抓似的难受。
  ***    ***    ***    ***
我敲了三下门以后,丹尼打开了门,看到我,他笑了起来。我说道:「你好象早上说了什么,好像是说你的一些朋友希望再跟我玩玩?」
  他没吭声,把门开大,侧身一让,我走了进去。
(全文完)